时光易逝 诗心依旧

来源:QXWTqieshi    发布时间:2019-06-23 06:21:20


对于真正爱好文学的人来说,少有不喜爱诗歌的;对于从事文学创作的人来说,也鲜有不是从诗歌起步的。喜爱诗歌且能长期坚持诗歌创作并出了成绩的人,最终戴上了“诗人”的桂冠;而半道改弦易辙的人,其实灵府深处还暗藏着一颗不死的诗心,一旦被撩拨起来时常会蠢蠢欲动。

我和青年作家张立认识已经两年多了。在我固有的印象中,他是一位散文家,我曾拜读过他的散文集《要有光》,写得很不错!前几日,我们一起在长安喝茶,他忽然告诉我,他的诗集再过十几天就出版了。听罢此言,我甚感意外,想不到他还是一位诗人。谈及诗歌,他显得很激动,眼眸里闪动着往日难得一见的喜悦,瞬间也把我身体里那颗暗藏的诗心给撩拨了起来。于是,未等他的诗集《时光漫步》印出来,我便立即索来电子稿,当天晚上回到家里便一口气读完了。

张立的这本《时光漫步》,分了“心灵独白”、“美的蛊惑”、“有情世界”、“现实关照”、“古典习作”等五个小辑,共收入87首诗歌。这本诗集,记录着他的生活和思想轨迹,体现了其不同时期的生活状态和精神面貌,有着个人化的生命体验和人生经历,亦有对历史、人生、社会等重大命题的深刻认知和深入思考。这部诗集里充满了青春的激情和奋进的力量,它像一股向上的火焰一样,给我内心增添了一抹温暖和感动。

读完这本《时光漫步》,我认为,张立的诗歌继承了“五四”以来新体诗的写作传统,又有着当今时代流行的所谓“口语诗”的特征。他的诗歌,语义明白晓畅,格调清新明朗,不炫弄技巧,亦不故作高深,不朦胧,亦不晦涩,让人一看就懂。优秀的诗歌作品首先不能有阅读障碍,起码要让人能读懂作者究竟想表达一个什么意思,然后才能感受到其韵味的深浅、格调的高下和意境的雅俗。

张立的诗集《时光漫步》,我觉得有以下三个鲜明的特点:

一、题材涉猎宽泛。张立在这本诗集里,写到童年、爱情、工作、家庭,写到了自己的欢乐、悲伤、期待、失望,也写到了历史、现实、人生。但不管写什么,他都能立足生活,关照现实,因情而触、有感而发,且言之有物,绝不作无病的呻吟。诗歌这种体裁,虽然体量不大,但它却可以承载和包纳很多东西。诚然,诗歌可以言志,可以抒情,可是很多诗人的笔下除了爱情,似乎再也没有别的,格局显然不大。

二、比较讲究音韵。旧体诗是讲究押韵的,但新体诗对这个似乎没有什么要求。但张立的诗歌,却在韵脚上比较讲究,他的新体诗,几乎每篇都有统一的韵脚,所以读起来朗朗上口,富有音乐美。所以,他的诗是很适合朗诵的,这是现代的很多新体诗所不具备的。与旧体诗相比,新体诗是自由的,它没有字数、句数和韵脚等外在形式的束缚,它更多是要在情感、意境和思想上出彩。

三、具有杂文品性。张立这部诗集里面几乎很少有那些虚无缥缈、风花雪月的东西,多是基于自己对人生经历、对社会现象的观察、认识和思考,并具有针对的给予剖析和批判,但又不是那种“愤青式”的抱怨、指责,能让人产生思考,给人以力量。我认为,这是他的诗歌最明显的特点,也是最值得肯定的优点。这一点在以下诗歌中可以明显地看到:例如《要有光》:“缺少了光合/灵魂没有了滋养/我体质虚弱 营养不良/只能在暗夜里点一盏微弱的烛光/然后双手合十/无尽地盼望/啊,要有光”。还有《反复》一诗这样写道:“历史反复证明了的/我们似乎看不到/生活还将反复/直到无以复加”。《无水的河流》:“无水的河流/下游多少农田在盼雨/裸露的河床/难道只能接纳排污的水/哭泣的石头/哭不出一滴泪水。”

《时光漫步》里的第五辑收录了几首旧体诗,这让我着实有点意外。我认为,一本书里所编选的体裁、品类要尽可能的单纯,不要搞成一个大杂烩。虽然都是诗歌,但旧体诗和新体诗有着本质的不同,不宜装在同一个“酒瓶子”里去,这样会串味的。我知道,张立具有中国传统文人的素养和情怀,但就其旧体诗的写作水平而言,我觉得他对旧体诗的研究还是不够深入,其创作练习也太少。旧体诗,有着严格的格律,要写就要写得像模像样,不能貌似而神非。他的这些篇幅不多的旧体诗,虽然做到了篇篇押韵,读起来也挺朗朗朗上口,但其平仄却不甚合乎规范,还明显带有打油诗的意味,这就使其格调和品质大大降低了。

我和张立是惺惺相惜的文友,平时很少见面,却一直有着难得的心灵默契。与我一样,他也钟情于缪斯,早年因爱好诗歌而慢慢步入写作道路,但这十几年来于繁忙的工作之余,却以散文写作为主。他深知,在这个物欲横流、人心浮躁的经济时代,诗歌已经式微,很少有人关注了,却依然对诗歌保持了一种初恋般的热情和宗教般的信仰,坚持着诗歌的创作,因为他觉得,“没有诗意在心则生活无味,没有好诗可读则唇齿无味。”时光易逝,诗心依旧。如此看来,张立是幸福的!

20141222日于大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