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涩年华里,你可有一支开花的钢笔……

来源:story520-2013    发布时间:2019-06-11 20:27:13


  

  

  沧海月明/文


  

  初三那年,学校里流行在钢笔上雕刻图案:一朵花,一只小动物,一句座右铭什么的。常去我们学校的是一位中年男子,操外地口音,矮小,瘦俏,握一把锋利的小刀,在塑料笔杆上“哧哧”有声,片刻工夫就完工,用细砂纸稍作打磨,上色,一朵艳丽的花,一只活灵活现的小鸟,或者一行龙飞凤舞的书法便跃然笔杆上,阳光下,闪烁着迷人的光芒。当时,几乎每个人都在自己最心爱的钢笔上刻上了这样的图案,上课时一片鸟语花香,让单调、枯寂的少年时光也熠熠生辉起来。

  

  临近毕业,班里充溢着离别的气息,便有要好的同学相约着去照相,或者互赠礼物留念。那段日子,我一直有些神不守舍。有一天中午,我一个人去了小镇上的供销社,千挑万选,买了一支笔杆是鹅黄色的钢笔,在校门口等了大半天,直到无人时才走到那个外地人的小摊前,让他在钢笔上刻了一朵玫瑰花,想了想,又让他刻了一行字:友谊地久天长。刻好后,我紧紧地将笔攥在手心里,看着那朵鲜艳欲滴的红玫瑰,心竟然莫名地颤栗起来。我敢说,此前从没人会想到刻一朵这样的花,而我当时已读了大量的外国小说,我知道这是代表爱情的花。爱情,多么美妙的字眼啊!慢慢地,我的眼前就浮现出一个婀娜多姿的身影:一身洁白的连衣裙,头发乌黑油亮,在脑后扎成一条马尾。皮肤白皙,脸色红润,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含着羞涩的微笑,目光纯净、透明,气质优雅……她叫琳,是我们班公认的班花,初二下学期从外地转来的。她爸爸是我们学校的教务主任。

  

  从见到她的第一面起,我就喜欢上了她。当然,这种喜欢只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隐秘的心事,单纯而美好。况且我是个有些腼腆的人,又有些自恋,用一层看不见的壳将自己层层包裹起来,从没有第二个人知道我在喜欢她。我当时担任语文课代表,每次发作文本时,一到她面前就会脸红心跳,看都不敢看她一眼,将本子轻轻扔到她的桌上,转身就走,却在一瞬间,不由自主地偷偷瞟上一眼,心如撞鹿。有时候,远远地看见她走来了,内心那么渴望能够迎上去,即便不说话,点头微笑一下也好啊,最终的结果却是鬼使神差地低下头,手忙脚乱地躲到一边。但在收上作业后和下发作业前,却是我的幸福时光,我会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打开她的作文本,欣赏她那工整的字迹,飞扬的文采,嗅着本子上散发出的一股润手霜的清香,竟有片刻的晕眩。当然,更多的时候,我只能在她身后,偷偷地看着她,比如上课间操时,凝视着她那美丽的背影,长长的马尾辫飘起来,风姿绰约,清新淡雅,像一朵含苞欲放的花,散发着怡人的清香。

  

  同学一年多来,我竟然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偶尔相遇也大都是点点头,相视一笑,但这也能让我激动上大半天。眼看要毕业了,我因为家境贫寒,便报考了师范学校。而她则通过七科联赛已经考上了县一中,只等象征性地参加完毕业考试,照完合影后,就要分道扬镳了。我的心里酸酸涩涩的,有些不舍。

  

  有一天,看到那个外地人的小摊前围着一圈人,我突然有了一种不可遏制的冲动:我要让她知道,我喜欢她。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可能会遗憾一辈子。于是,便有了那支刻了玫瑰花的钢笔。笔算不上贵重,但却承载着一个少年初绽的情怀,像一道光,照亮了那段纯真的青葱岁月。

  

  晚上回到家,我在明亮的灯光下,握着笔,出了半天神,然后,撕下一张纸,在上面写下一行字:你知道吗?我喜欢你!顿了顿,又在后面写下三个字母:ZYH。这是我名字的开头字母缩写,如果她看到了,应该能猜到是我。我拧开笔杆,将这张薄薄的纸条仔细地缠在墨水袋上。

  

  那天,同学们都到校门口去照毕业照了,我是最后一个离开教室的,看看周围没人,我快速走到琳的课桌旁,将钢笔夹在了她书包里的一本书中。然后,若无其事地去了校门口,找到自己的位置,站好,在摄影师的指挥下,挺胸,微笑,随着“喀嚓”一声,初中生活就此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琳。不久前的一个双休日,妻子从商场购物回来,一进家门就满脸神秘地问我:“你猜猜,我今天遇到谁了?”一边说,一边在储藏室的一只旧木箱中翻找着什么。我正在赶一篇稿子,就没太在意。不一会儿,她拿着一摞东西走了过来,最上面的是一张泛黄的合影,她在仔细地辨认着,说:“你还记得琳吧?就是那个插班到我们班的,我今天碰到她了。”我一愣,停住了笔。我和妻子也是初中同学,后来一块儿考上了师范,毕业后又分到同一所学校。初中时,她和琳的关系不错。妻子还在说:“她这些年一直在国外,嫁了一个外国人,有三个孩子呢……”

  

  我的目光在那张毕业合影上寻觅了好长一会儿,才在第二排的中央找到了琳,白衬衣,马尾辫,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含着羞涩的微笑……我怔住了,一时心潮起伏。这时,妻子在一边打开了一本毕业纪念册,突然“噢”了一声,说:“对了,当年她还送了我一支钢笔呢,真有趣,上面刻了一朵玫瑰花。我一直没舍得用过,你看,多漂亮!”我下意识地抬起头,不由得浑身一震。

  

  时隔二十多年,我又看到了那支钢笔,明亮的鹅黄色背景上,盛开着一朵娇艳的玫瑰花。我接过笔,握在手中,细细端详了一会儿,然后慢慢拧开了笔杆。那张纸条仍在里面,只是已经变黄变脆。

  

  妻子在低头看纪念册。我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展开了纸条——“你知道吗?我喜欢你!”看着这行熟悉的字迹,往事如烟般飘过眼前,我不由得有些恍惚,一时百感交集,如在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