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动的精灵 ——Zvika舞动治疗有感

来源:yanxinxinli    发布时间:2018-08-09 20:43:37

(此文整理于学员分享,感谢你们留下这段弥足珍贵的舞动时光)


分享一:

人生之旅,从混沌到清晰,要经历多少的爱恨情仇,春秋冬夏,明明洞若观火,却又心甘情愿的陷落。灿烂的如焰火,凋零的如落叶。这一生用什么来释放我们不羁的灵魂,用什么来解救我们束缚的身体,用什么来遇见未知的自己?

在一个小小的场地,当音乐慢慢响起,身体不由自主的翩翩起舞。音律悲伤时,感觉自己像一个无助的孩子,希望得到他人的怜爱;节奏明快时,蹦蹦跳跳,如森林里欢快的小鸟;音乐突然变得力量无穷,身心如注入了活力,双手伸向高处,去获取,去奋斗。这一刻喜怒哀乐尽情释放,忘了理性,忘了他我,只有真正的自己。

在与同伴肢体交流时,如水母般的一放一收,一呼一吸,两人间的缠绵如藤缠树,没有隔阂,没有争执,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独立,相爱相守,不分不离;当闭上自己的双眼,与同伴双手相触,将自己放心的托付给同伴,心是平和的,同伴有力量的带着一路前行,或旋转、或蹦跳、或漫步,没有猜疑,没有纠结,有的只是心底间升起的信任,那是对人的信任,那是对亲密的信任。

一个在人前欢笑的面庞,谁又能知道她背后的悲凉;一个骄傲的灵魂,怎又知她不与人说的自卑;一个和蔼可亲的面容,却隐藏着焦躁的内心。人又太多的双面或者多面,扮演着各自社会的角色,不敢在人前表达自己的悲伤,无法述说自己的愤怒。双面游戏,让你看到了自己可能都不知的一面,学会重新审视自己,看清自己内心的小孩,那个在重压下渴望爱与保护的孩子,那个在人前掩饰自己的孩子。学会宠爱自己,学会面对创伤,学会在人生困境时华丽的转身。

舞动的结尾,6人小组自编的一段舞蹈,用手、用脚、用自己的身体表达了我们的人生之旅。我们从一个懵懵懂懂的孩子,在经历的无数的风雨之后,活出了自己的人生,活出了生命的精彩。这段舞蹈发挥着我们的想象力,释放着我们的创造力,我们有着友爱的心灵,有着敏锐的洞察,有着团队合作的默契,更有着释放的呐喊。

我们不是舞蹈家,不是艺术家,我们的动作也许不精确,我们的表达也许不完美,但是舞动治疗让我们达到了身心合一,我们能感受到身体的变化,能体会不一样的情绪,我们变得自爱,我们学会接纳,我们有信心走完人生的下一个旅程。

多年后当我们再回首时,会仍然忆起这年仲夏的日子,忆起我们共同的温暖。


分享二:

在身体舞动中,我体会到久违的“自己”居然还在,欣喜而感动,享受着这份自由和自在,生命的活力源泉从内心深处汩汩而出,蔓延到我的指尖、发捎。。。。。。闭上双眼,回到自己的中心,与同伴双手触碰中前行,来不及思考,顾不上担忧,勇敢而灵敏去跟随,把身体交给了对方,每一个连贯而默契的穿行、交错、旋转、停留。。。。行如流水,安然自在。

身体说出了我的心里话-----“放下你的担子,那些工作、生活中的负累,你会找回那个轻盈自如、喜悦自在的你,那是你一直喜欢的你。”身体知道答案,它坚定地书写在我的身体中,我感受到“我能行”。


分享三:

我在舞动治疗现场不仅感受到舞动,更重要的是有一种被唤醒的觉察,而这种觉察与我过去的经历有关。

参加工作坊,是想通过舞动更好地触及到自己,可在做这个决定之前,我一想到要当着众人面去展示和揭示自己,就忐忑不安,莫名的紧张和恐惧一直包裹着我。工作坊第一天我们跟随着ZIVKA,热身舞动、镜映舞动、全身舞动、自由舞动......身体与情绪一阵阵涌动着,我有些不知所措,胆怯的对ZIVKA说出我的真实想法,他温柔地接住,稳稳地回应我,没有任何评判,我感觉到自己被允许;工作坊第二天我觉察身体没有那么紧缩,在舞动中开始试着专注在乐曲中自由表达,我感觉到安全自在;直到第三天,身体埋藏中的某些情绪真实地流淌出来,直到ZIVKA坐在我的身旁,他和我对话,让我与自己对话,学着用肢体表达,在音乐中由心舞动,不要评判,自主表达,终于我的能量聚集于此,在这份安全的抱持中,我的身心获得释放与转化,我觉察到我身体记忆的种种感受,在音乐里镜映舞动中,感受到我不曾了解的、那个藏在身体内的真实自我需求的天然表达和“身随心动”的力量。一起工作坊的朋友由衷地发出赞美:“你判若两人,舞动的好美,多么知性而优雅”,此时此刻,我才第一次真正体会到自己的那份优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