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遗事|木剑(三、四、五)

来源:wuxiaqingzazhi    发布时间:2019-07-10 19:19:55



老刘面馆前又多了个人影,背对着夕阳拉得长长的,影子继续伸长,映在地面,如同一团黑色的水蔓延到桌椅上,洇到老刘油迹斑斑的袖头,流到他皱纹错杂的脸上。


人影慢慢走进,依然是很平静的语气:“一碗牛肉面,多放点辣椒。”


老刘盯着人影,眼神竟然些许浑浊。


蒙面人以为他没听见,又细细说了一遍:“一碗牛肉面,多放点辣椒。”


老刘道:“现在不是吃面的时候。”


人影道:“可是我很饿。”


老刘冷冷道:“饿也不能吃。”


人影皱眉道:“为什么?”


老刘道:“你要去救胡老大。”


人影忽然笑了,道:“是他让我走,怎么我又要去救他?”


老刘反问道:“那你为什么来?”


米动不说话了。


老刘道:“胡老大果真没看错人。”


米动道:“看错什么人?我不是黄天从同伙吗?”


老刘沉默了。


米动摸摸鼻子道:“那你怎么知道我不是?”


老刘道:“若是你的话,根本没必要去江沙帮,现在也不可能来。”


米动微微叹了口气道:“为什么胡大哥不明白这个道理。”


老刘又道:“你怎知胡老大不明白?”


米动一愣,道:“难道他知道?”


老刘两颊肌肉不住颤动,又不说话了。


米动扶住老刘肩膀,紧盯着他的眼睛道:“胡大哥现在深处绝地随时会死,你还想隐瞒什么?”


老刘缓缓道:“胡老大让你走正因为他信任你,他不想连累你。”


米动跳了起来,道:“所以胡大哥才故意气我,因为他不想让我陪他赴死?可是,”米动又问道:“你为何还在这里等我?”


老刘道:“因为你是这世上唯一能救胡老大和土狗的人。”


米动奇道:“我怎么救?十二连环坞守备森严,我去不也是自寻死路?”


老刘道:“只要持一样东西,我保你进去顺畅无阻。”


米动问道:“什么东西?”


老刘又沉默了。


米动忍不住加重手上的力道,狠狠晃了老刘两下急道:“快说!”


老刘凑到米动耳边,轻轻说了几个字。


米动心头一惊,放开了手,霎时愣住了。




“咻”疾啸飞来,一只羽箭刚好插在米动脚前,不多不少,刚好顶在脚尖。


米动踢开箭矢,又往前迈了一步。


“咻”更迅疾的啸声袭来,又插在脚前,白羽乱颤。


米动视若无睹,步子丝毫未缓,眼前忽然出现三道黑光,根根指向自己胸前,拔剑挥出一道银幕,斩断黑光,“铮铮铮”三声,黑光俱被斩成两段,剑身嗡嗡作响。


米动还剑入鞘,朗声道:“十二连环坞就是如此对待客人的吗?”


城门内传出一道声音:“你既知这里是十二连环坞,还敢乱闯?”


米动摇摇左手的布袋,微笑道:“我手上可是有黄天从想要的东西,万一他怪罪起来你们谁当得起?”


布袋圆滚滚的,不知里面装的什么。


那声音沉默了一会,又从墙头发出三道箭矢。


米动一动不动,三根箭矢均擦着衣襟闪过,他摇摇头,不耐烦道:“这东西和胡平川有关,若是耽误了,你人头落地可别怪我。”


那声音仿佛被惊住,又过了一会,墙头慢慢缒下一道人影,只是那人影脖子被绳子拴住,四肢僵硬,竟像个尸体,一点一点落至半空。


城门后那声音道:“你认识他吗?”


米动心慢慢沉了下去,表情却丝毫没变,道:“胡平川最忠心的手下,土狗,我早想杀了他,没想到黄帮主帮了我这个忙。”


那声音又想了一会,道:“稍等,我去禀告。”


米动怔怔看着土狗尸体,时至傍晚,土狗的面容已不大清楚,垂着头,全身看不出利器划过的伤痕,只是隐隐约约看到胸口上陷下去一块,像是被人一掌毙命。


米动心里更是担忧,胡平川走的时候身边只有苏先和土狗,现在土狗已死,他和苏先恐怕也凶多吉少。


城门推开的闷响扰醒了他的思考,出来一灰袍中年人,身后跟着一持弓卫士,显然是刚才声音主人。


灰袍人微笑道:“米公子?”


米动奇道:“你认识我?”


灰袍人没回答,侧身伸手道:“里面请。”


米动摇摇头,还是道:“你认识我?”


灰袍人笑容不改,道:“有过耳闻。”


米动道:“听谁说的?”


灰袍人捻须笑道:“这重要吗?”


米动撇了撇嘴。


灰袍人侧身道:“请。”


沿途走过,米动越看越是心惊,两侧哨塔鳞次,堡垒栉比,犹高屋之上而建瓴水,气势森严不弱于军营,黄天从究竟想干什么?


接过小厮递来的热茶,米动直接托着放在手旁几上,涓滴不饮。


灰袍人道:“在下姓葛,黄老大手下幕宾,不知米公子此来何事?”


米动将手中布袋递给葛先生,道:“特来投靠黄帮主。”


葛先生道:“为什么?”


米动重重叹了口气道:“我本好心帮胡平川退敌,以后投靠于他共谋大事,谁知他竟然误会我是贵帮同伙,还出言讥讽我,我堂堂七尺男儿怎能受此之辱?”


葛先生点头道:“这胡平川鼠目寸光,不识英才。”


米动接着道:“我便一不做二不休取下刘长杰人头,投靠黄老大,还希望黄老大能收留我。”说完便欲拜倒在葛先生面前。


葛先生忙伸手托起米动双臂,道:“米公子不必……”话语一滞,米动臂下传来一阵阻力,葛先生忙屏息运气,轻飘飘地又抬了起来。


米动只觉葛先生的内力绵和浑厚,暗道此人虽是幕僚功力竟也几臻化境,黄天从手下当真卧虎藏龙。他忽然想到什么,瞄了一眼葛先生的双掌,只见上面布满皴黄老茧,不禁心里一寒。


米动又回到座位,抱拳道:“得罪了。”


葛先生摆摆手微笑道:“无妨。”打开布袋,看了一眼,只见老刘须发皆张,怒目圆睁,项下沾着斑斓血迹,葛先生又合上,微皱眉道:“米公子,我有一事想问。”


米动道:“请说。”


葛先生有些犹豫,欲言又止。


米动微笑道:“葛先生想问的莫非是江沙帮内财物的事?”


葛先生道:“你也知道?”


米动道:“刘长杰人已老了,难免有些怕死,他以为将藏宝地点告诉我就能免于一死,可惜,嘿嘿。”


葛先生叹道:“不瞒你说,这胡平川也真够狡猾,我们搜遍江沙帮内都找不到一点影子,谁知道他竟然将财物转移到别处。”


米动道:“黄帮主捉住胡平川拷问一番不就问出来了,何须挂怀?”


葛先生道:“那胡平川好歹是一帮之主,哪有那么容易就能捉拿?”


米动脱口而出:“胡平川还活着?”


葛先生看了米动一眼,道:“怎么?米公子这么关心胡平川生死?”


米动冷笑道:“他没死正好,我早晚手刃他,立下黄帮主帐前第一功。”


葛先生抚掌笑道:“如此甚好,我们本设下埋伏引胡平川前来,谁知道他预先发觉,扔下土狗便急忙逃窜,夜色茫茫,也不知跑哪里去了。不过米兄弟此来算得上是亡羊补牢,立了大功,不知那藏宝地点在何处?”


米动笑了笑道:“这种事情,还是见了黄帮主再详谈吧,咱们做手下的,相互传说些机密事情,总归是不好。”


葛先生点头恍然道:“是我考虑不周,天色不早,米兄弟先在此歇息一晚,咱们明天再商议。”




月色如水,米动坐在窗前,不住把玩几上的瓷杯,莹润的釉色笼在杯上似一层轻烟却吹散不去。


米动轻吸一口气,放下杯子,托腮呆呆望着窗外,不远的哨塔在夜色中犹如差互的兽牙隐匿在夜色中,不知什么时候会突然钻出来将他撕裂。


窗外忽然射入一道银光,米动忙拿起杯子抄住银光,那银光虽然细小,却劲力奇大,震得米动虎口发麻,只听“叮叮叮”的脆声,一粒黄豆大小的碎银子在杯中滴溜溜转。


屋檐上响起轻微的咳嗽声,桌上火苗微颤,米动已不在桌边。


屋上黑影见米动飞身出窗竟头也不回转身就跑,米动低喝一声:“慢走!”足尖一点,也轻飘飘地飞下屋顶,追那人影而去。


那人影轻功高出米动甚多,但一路忽急忽缓似是有意在等米动,米动也是一头雾水,他初听到咳嗽声以为是胡平川,追出去才发现背影比胡平川瘦小许多且轻功也绝非苏先可比,既然不是他两人十二连环坞中又有谁会认识自己?


夜色掩映下,二人已奔出甚远,沿途小径尽头是一片树林,那人影忽然站住,米动也顺势停下。


那人影缓缓转身,脸上蒙了一层黑布,看不清容貌,只听他道:“你不该来。”


米动没料到他说话如此突兀,不禁一怔,反问道:“你是谁?”


蒙面人继续道:“黄天从知道你此行目的,明日他会以你性命要挟胡平川现身。”


米动脱口道:“为什么?”


蒙面人道:“若是胡平川知道你在这里一定会再回头救你,黄天从便能布下罗网等他。”


米动冷笑道:“我来十二连环坞就是等着手刃胡平川,等他过来不是甚好?”


谁知蒙面人也冷笑道:“可惜你离开江沙帮之后一举一动他都洞若观火,你何曾想过刘长杰的面馆隔墙有耳?又凭什么认为黄天从相信你是甘心投在他帐下?”


米动瞬间呆住,犹如被一桶冰水从头泼下。


蒙面人继续冷笑道:“你把黄天从和胡平川瞧得也太简单了。”


米动摇摇头,还是不信。


蒙面人似是在叹息,道:“我若是想害你,又何必深夜将你带到这里?”


米动道:“我又怎么知道你不是黄天从派来的人,假装为我考虑实则打听底细?”


蒙面人哼了一声,道:“你的底细还需打听?你是秋凤山渺目剑客的弟子,出山后连败江南五大剑客,每人都被你刺瞎双目,你为躲过五剑客弟子的追杀从江南一直逃到这里,是也不是?”


米动没有说话。


蒙面人道:“这些我知道黄天从自然也知道,在他眼里你只不过是条在鱼钩上垂死缠动的蚯蚓而已,胡平川上钩之时就是你将死之际。”


米动忽然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刺瞎他们双眼吗?”


蒙面人摇了摇头。


米动道:“因为他们太自以为是了,他们洋洋自得的表情和你一样,虽然你蒙着脸,但我从你的眼中看出令人作呕的自信。”


蒙面人冷声道:“你想说什么?”


米动笑着说:“他们以为眼前这个名不经传的剑客会和之前遇过千万次的一样会被他们一剑挑飞,然后摔在尘土里,眼中充满愤怒。他们习惯了在这种眼光中一次次胜利,但是当我的长剑刺中他们眼球之前,那时他们的表情才是我最喜欢的:对未知的恐惧。”


米动继续笑道:“没人会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所以你也没有理由要求我要做什么。如果你再用那种语气和我说话,我会杀了你。”


蒙面人怒道:“你……”


话音未落,米动腕下突然翻出一道银光,直刺胸膛。


蒙面人慌忙退了两步,但银光如流星般刹那间消失在夜色中,又不知在哪个角落乍起,银光越来越快,在黑夜中交织成一张光网迎着那人罩去。


银光忽然又止住了,蒙面人竟然用二指夹住了剑尖,他刚想开口说话,米动轻哼一声,手腕一扭,长剑将二指别开,又向胸膛刺了过去。


蒙面人急忙侧身,长剑在胸前划了个口子,差点伤及皮肤,右手闪电般一挥,射出一道寒芒。


米动收回长剑,挽个剑花,挡住寒芒,但手上传来一阵巨力,长剑把持不住竟然被荡至半空,“噔”的一声,寒芒擦过耳边插入身后树干,原来是柄飞刀,米动后颈有些发凉,两寸余长的飞刀竟能击飞自己长剑后没入树干内,这份手劲当真可怖。


蒙面人右手指尖隐隐发亮,显然亦藏了一柄飞刀,米动耸耸肩膀道:“我败了,你杀我吧。”


蒙面人慢慢走过去拔出飞刀,背对米动道:“明天黄天从会让你杀了土狗,你小心点,见机行事。”


米动道:“土狗?他不是死了吗?”


蒙面人脚步稍有停滞,又走了。(未完待续)


武侠情

用武侠打动你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