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强学科,看三甲医院如何用好MDT这块敲门砖!

来源:jianyijiankang123    发布时间:2018-08-09 21:06:17

学科建设是医院的大事。大到什么程度呢?业内人士知道,学科是医院为患者提供诊疗服务的功能单元,是医疗人才实现价值的技术平台,是医院品牌的落脚点,更是医院的核心竞争力。与此相比,多学科诊疗模式(Multidisciplinary teamwork,MDT)只能算是医院的一件小事。可是,小事的意义并不小。更重要的是,它与“大事”之间存在紧密的关系——促进学科建设步步高。

  医院活用MDT,会打开一扇窗。

  从孤立走向融合:打破学科之间的壁垒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管理层有一个共识,医院只有围绕患者的需求,发挥学科的驱动力和影响力,打造疾病诊疗服务链,才能形成和增进核心竞争力。

  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如何打造疾病诊疗服务链?

  推进MDT是其中一个选项。伴随医学技术发展,学科分类越来越细,专科和亚专科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临床科室目录中。相对而言,占据优质医疗资源越多的医院,这种情况越为严重。专科细分给患者带来专业诊疗服务的同时,也招致一些弊端,如不同专科的医生各自为战。他们往往只熟悉自己的专业领域,对其他领域不甚了解。这样的背景,显然不利于患者得到综合诊疗,同时不利于各学科“互助”和齐头并进。恰恰,MDT诞生起具备打破专科壁垒的天然属性。

  何谓MDT?

  全球最常见的定义是,在正确诊断和评估的基础上,整合应用多种方法和技术,如外科手术、药物化疗、靶向治疗、超声介入治疗、放射治疗等,提出适合患者的最佳治疗方案,继而由相关学科单独或多学科联合执行该治疗方案。

  

  “MDT给患者带来的切实获益,主要表现在医疗的可及性、可支付性以及患者的安全。”北京大学肿瘤医院院长季加孚在一次受访时,细数MDT给患者带来的好处:可及性是指方便患者第一时间得到救治;可支付性包括患者就医过程中能够及时得到相关众多专家的共同判断,第一时间找到最佳治疗点,以及对医生的信任。

  

  同样热衷于推广MDT的还有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副院长沈琳。 “MDT是以专科医生为依托,以患者为中心,探讨所有疾病的诊疗模式,对慢病患者和重大疾病患者的治疗更有效。”她在健康界主办的一次论坛上提到:“MDT以患者为中心,可以让患者从治疗中受益最大化。它充分按照循证医学证据,合理、科学、有计划地实施个体化治疗,可避免过度治疗和随意治疗,减少误诊误治。“

  从合作走向双赢:MDT推进学科建设四大路径

  路径一:MDT是医学发展的必然产物,以“一站式”学科为特征,成为提升学科建设的有效通道,并最终达到引领医院发展的目的。

  

  “MDT是现代医学发展的必然产物。”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王伟林在解释MDT的发展必然性时表示,很多事情要做精、做细和做强,而一个医生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况且,在此基础上,还要做广,这个“广”就要利用多学科平台来实现,医生遇到其他领域的问题,需要有擅长该方面的专家提供帮助。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副院长潘义生也曾公开表达类似观点:“MDT适用于各个学科,是医学发展的必然选择,是现代医学诊疗模式的大趋势。”

  路径二: 由MDT延伸出的另外一种形式——专病中心,可以有力带动学科建设,提高医务人员的临床能力和科研能力。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院长樊嘉介绍,该院在多学科合作团队的基础上,以疾病为中心,相继建立起心脏中心、肝癌中心、肺癌中心、食管癌中心、胃癌中心、结直肠癌中心,还有内镜中心、生殖辅助中心、脑卒中中心等。

  

  “把内科、外科、放射科、病理科甚至超声影像科等与同一疾病相关的专家们,放在同一个区域、同一个时段开诊,患者在这一区域就可以完成涉及到的检查和诊断,如果遇到疑难病例,还可以随时进行会诊。这样的诊疗模式不仅有利于患者,也有利于医务人员水平的整体提高,而且可以促进学科内部甚至不同学科医生间的互相学习与合作,对于开展学术研究、激发创新技术和拓宽科研思路也极为有利。”樊嘉用一段长长的话,表达MDT之于学科建设的意义。

  路径三:MDT促进重点学科帮助弱势学科。

  

  “MDT的核心理念是以人为本,以病人为中心。针对特定的疾病,依托多个学科的团队,制定规范化、个体化、连续性的综合治疗方案。目标是为患者设计最佳的诊疗方案,确保最佳疗效。”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副院长潘义生曾在接受健康界采访时表示,MDT不仅可以提升重点学科的诊疗能力和学术水平,也可以通过重点学科与弱势学科的合作,实现弱势学科学术水平的提升,以及医教研健康管理的真正融合,从而弥补医院学科发展不平衡的局面。

  路径四:MDT有利于医院资源整合,最终实现医生、科室和医院共同提高。

  围绕某个疾病开展多学科讨论,有利于年轻医生的专业能力培养,以及高年资医生对其他学科领域的了解。正如樊嘉所言,MDT有利于院内学科的整体建设,通过多学科讨论,科主任、教授、骨干从分散到集中,再从集中到分散,经历阶梯式递进或螺旋式上升,使其学科能力提升,日后带领和培养医生时,视野和境界都会变宽;对一些疑难病症的研究和处理,也会更全面。

  

  “运用MDT的学科得到迅猛发展有目共睹,越来越多的医生看到,MDT对于疑难病人的及时诊治、人才的培养和学科影响力等方面的推动作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院长乔杰指出,当医生的合作积极性被调动起来,最终一定会形成可持续的发展。

  范例:中山医院MDT图景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是国内率先开展MDT的医院之一。其结直肠癌中心组建结直肠癌MDT团队,制定出个体化、规范化的肝转移预测模型和预防新策略,拓展手术适应证、开创新术式和创新综合治疗新策略,提高了治疗结直肠癌肝转移患者的疗效,荣获2015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

  资料表明,该院MDT团队以病人为中心,规避传统科室各自为政、单打独斗的局面,采用“联合作战”的方式,对病患进行详细的检查和细致的评估,针对具体病情设计最为恰当的诊疗方案。此外,MDT还为多学科合作提供适当的平台,充分发挥各学科的优势,集中多个学科专家的知识与经验。总之,MDT能帮助患者获得个性化、多学科、全方位的“一站式”高质量、高效率治疗,对提高病人存活率、改善预后意义重大。而这,只是MDT的其中一种价值。

  根据公开资料,MDT对提升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结直肠癌中心的临床能力效果显著。自建立MDT后,该中心诊治结直肠癌患者肝转移发生率从25.0%降至11.0%,肝转移切除率从19.2%升至37.1%,肝转移转化切除率从7.4%升至25.7%,肝转移灶切除术后5年生存率从43.0%升至53.0%。全体结直肠癌肝转移患者5年总体生存率从12.0%升至32.0%,与欧美同期治疗效果相当。

  樊嘉对于上述变化作出总结:第一,医生可以通过MDT了解专业以外的知识,并应用于日后的临床实操,不断积累经验;第二,不同学科或专科的医生多次、长期实行MDT,相互学习,共同提高,不仅可以大大降低误诊率,还可以帮助患者获得最适当、最科学、最现代的治疗方法,这个是最重要的。

来源:健康界


- END -

还有谁比我更关心你的健康

长按二维码关注健一健康

靠谱优质的医学知识你一定用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