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首例收藏家名誉侵权案宣判 被告需删除相关内容并公开致歉

来源:cscrpf    发布时间:2019-07-20 20:01:59


收藏家浙师大教授李舒弟诉收藏专栏作者西风(真实姓名张星忠)及北京新浪互联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北京微梦创科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名誉侵权一案于2015114日下午两点在北京海淀法院第一审判庭公开开庭审理。这是国内首例收藏家名誉侵权案公开开庭审理,自受理以来受到社会各界尤其是收藏界的广泛关注,被列为2015年度收藏界十大事件之一。2016630日,几经开庭,海淀区人民法院最终判决:一、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被告张星忠删除涉案博文《浙师大艺术馆藏品“假到离谱”》一文中的下列内容(略)。二、被告张星忠在其新浪博客首页连续五日发布声明,向原告李舒弟赔礼道歉。


案情概览


2015729日,新浪网博客用户张星忠以“西风”名义发布了题为《浙师大艺术馆藏品“假到离谱”》的文章,并被新浪网推荐至博客首页,同时与微博用户互动、转发和评论,从标题中的“假到离谱”到内容中的“土豪华侨”、“伪收藏家”、“低级赝品”等词汇,均带有主观偏见,文章甚至直言:“浙师大建设的博物馆,建馆动机、藏品可疑的程度、校方的狡辩态度都是令人愤慨的”,原告李舒弟认为这是恶意的侮辱、诽谤、损毁性的评价;而新浪公司将此文推至博客首页,新浪微博以自动链接、自动发布的形式对该内容进行转发,扩大其影响,原告认为此其应负连带侵权责任;新浪公司、微梦公司失于审查帮助扩大传播范围,原告认为已造成其社会评价降低、精神被损害等侵权结果。因此原告李舒弟委托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钱卫清律师进行维权。


庭审现场

 

2015114日,海淀区人民法院的第一审判庭里,原告李舒弟从国外赶回,与他的代理律师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钱卫清律师、吴炜鹏律师开始了维权之路。被告西风(张星忠)和他的代理律师以及另外两家网络公司的代理律师出庭应诉。

 

被告张星忠辩称其文章是根据媒体报道、收藏专家评论集浙江省师范大学网站报道信息所写,文章对藏品的质疑依据已发生的客观事实,并非杜撰、捏造;并提出浙江省文物局曾对浙江省师范大学实地调研并提出整改建议。以此认定浙师大展览馆展品是假的。而另外两被告则辩称“新浪博客”、“新浪微博”均为提供网络服务的平台,作为网络服务提供商,对用户发布的内容没有审查监控的严格义务,不构成侵权责任。之后的双方举证质证期间,被告张星忠还申请了证人出庭作证,即前段时间“浙江十位藏家十人联名公开信”的执笔人孙某某。孙某某称十位藏家联名发公开信至文物局,文物局已经回复函,要求整改,以此说明展馆展示的展品是有问题的,据此来证明西风没有侵权。

 

原告李舒弟的代理律师钱卫清则认为文物局没有权力处理这个事情,因为浙师大展出的既不是文物,展馆也不是博物馆。文物局回函只说明文物局根据质疑作出回复,建议浙师大有些标识需要改进,并不能证明这些东西是仿的假的,不能够展览。证人证言与本案争议的侵权问题没有关联。同时庭审中证实证人孙某某跟西风是朋友关系,二人见过两次面,一起开会。钱卫清律师质疑证人本身具有利害关系。

 

一审历时四个小时。此次开庭法院采取简易程序由一名法官独立审理,鉴于本案争议较大,法律关系复杂,且社会影响面广,钱卫清要求按照普通程序进行合议庭公开审理,这一建议被采纳,并定于121号下午两点再次开庭。

 

2015121日下午两点,本案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中关村法庭第九审判庭进行了第二次开庭审理。许多热心的收藏家、群众也到庭旁听。经过原告方和被告方的几番论证,最后,钱卫清律师在法庭上强调,李舒弟作为一名从事教学、收藏、研究三十余年的专家,为保护、弘扬传统文化,与校方合作,捐展设立浙师大陶瓷艺术馆,是合乎法律、道德与正义的行为,应受到法律的保护。对建馆的正当质疑,应当依据基本的事实,在充分调查、核实的基础上进行。无论初衷如何,任何人都不能以超越法律界限、无依据、不计后果的方式来实施所谓的“质疑”。同时,钱卫清律师与李舒弟特别澄清,根据我国现行法律规定,浙师大是合法存续的法人,其内部设立的陶瓷艺术馆并不需要经过工商登记,对于展品的鉴定也无强制要求,并且艺术馆的设立经过了校方的层层讨论、审议,运营受到校方严格监管,资金由校方掌控。张星忠关于浙师大陶瓷艺术馆非法以及李舒弟利用该馆牟取非法利益的说法都是没有依据的,纯属臆造。

审判后的反思
~~~~

 

1.案件本身揭示了民间收藏以及民间收藏家长期遭受打压的现实:


在收藏界,难免存在一些别有用心的利益集团习惯于通过打压他人抬高自身,甚至故意制造事件、操纵舆论,假借正义之名行邪恶之事。面对抨击、诽谤,加之鉴定评估乱象的影响,很多藏家无力反抗,欲哭无泪,有苦难言,长期以来,导致藏家缄默不言,只能默默藏之,久而久之,民间的社会文物便无法自由、顺畅地流通。要知道,流散在民间的社会文物存量巨大,其本身就已经被排挤在国有博物馆系统之外而不被认可,如若其主要庇护所—民间还在互相打压,那么社会文物的春天何时才能来到?

 

2.案件审理过程中,旁听藏家的规模证实此类事件的广泛性和重要性:


由于本案在收藏界引起众多关注评论,许多赶来旁听的收藏家因为一审法庭容纳人数有限而被拒之门外。钱卫清律师向法院申请下次开庭给一个大的审判庭,很多收藏家将到场旁听。法官问有多少人,钱卫清律师笑说收藏家有几千万人,只要法院能够提供这么大的场地。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收藏界的几千万人都在关注这个事情,说明此类事件藏友们可能也曾遇到过,可能要了解法庭程序为以后可能也被侵权做好备课……总之,有关收藏家名誉侵权的事儿不在少数,全国近亿的收藏家已经不再坐视不理。要让这样的侵权以后少发生甚至不发生,每一位藏家都要行使监督权,如果法院藏着掖着,是无法满足广大藏家诉求的。

 

3.案件的审判结果有助于收藏环境的改善和藏家维权意识的提高:


近年来,无据打假、对民间收藏家、民间博物馆、民间藏品的肆意谩骂抹黑在国内收藏界泛滥,此次审判,明确言论自由的法律界限与侵权言论的法律责任,给习惯于发表此类言论、打压民间收藏者敲响了警钟,将有效遏制这种不良风气与不法行为的蔓延,对于规范收藏界言论的边界具有示范作用,对于收藏环境的改善有推动作用。此外,通过收藏家的切身维权经历,让广大收藏家看到了维权的重要性,从而加强自身的维权意识。从长远看,收藏主体的保护意识增强了,可以推动整个收藏界的收藏热情,同时,法治手段又净化了收藏环境,这样便可以形成一个良性循环,有助于收藏市场健康有序、可持续发展。

 

4.维权的过程有助于收藏家提升社会文物保护意识:


流散在民间的社会文物数量巨大,能有幸拥有的人应倍加珍惜,因为它们是中华文化的精华之延续。李舒弟面对他人无端的诽谤和损毁,能够第一时间运用法律的武器维护自身的名誉,捍卫其藏品的尊严,远在国外的他还特为此事往来奔波,可见他对社会文物的爱护之情,这种初衷是善意的。这是全国首例收藏家名誉权公开审理案件,影响深远,希望广大藏家对待自己的藏品也能拿出这种保护意识和捍卫精神,社会文物的保护要成为常态,需要广大藏家对此加以重视,首先从提升自身的保护意识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