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四说墨(一)

来源:wenfangcn    发布时间:2019-07-10 20:06:34




老四说墨
      我喜交友,五湖四海,七十二行,文的武的,能书会画的,好墨喜砚的。记不清是谁说的:有朋友的人生才是完整与充实的,这句话是金玉良言。

      每每朋友相聚,都是那么的开心!很多朋友让我明白了很多道理,也学到了很多知识,我常说:益友实乃良师。
      年前年后,多与朋友们相聚,自然免不了——论书画、聊墨砚、断文案、辨古器,每每通宵达旦,不知东方既白。
      很多聊天的话题,都很有趣,然而我最想说的是关于墨的话题,因为今年结识了很多新墨友,有玩古墨的,有玩新墨的,有买墨为了使用的,有买墨既不藏也不用仅仅是好玩的。
      新结识的墨友,有拿墨来我家让看看的,有应邀去墨友家看看的,很多墨都有些那啥,总而言之,很多墨友走偏了,走到茄子地里了。

      以下很多是我个人的经验与观点,文字上难免有谬误疏漏之处,欢迎墨友藏友指正切磋。



镶珠
      一墨友拿出很多歙胡镶珠的超漆烟,有描金的,有没有描金的,甚至有些还有打码,墨友很珍惜的拿出这些墨,并告诉我:买这些“老墨”花了好多银子。我晕!想了想,我还是直言告诉墨友,这些不是“老墨”,而是这几年生产的,我手中有样品,与这些是一样的。朋友愕然道:不是只有“老墨”才镶珠打码吗?我再晕!我说:谁告诉兄弟只有老墨才镶珠打码的呀?只要墨模子在,想什么时候生产镶珠的就生产了,想什么时候打码就什么时候打码了。友又问我怎么看出来不是老的,我说烟料、版子、描金都能看出来,友又问我他怎么没有看出来,这回愕然的是我了。
      镶珠打码的墨近几年炒的很火,于是乎,厂家的仓库便越来越多镶珠的了,为什么——高利润所致呗。
      买墨的时候,一定不要迷信镶珠打码。



描金
      新结识了一位墨友是某商城网站的常客,买了不少“七八十年代上海墨厂十号墨工做的墨”,我说你为什么要买十号墨工做的墨,答曰:十号墨工做的最好(画外音:最好的墨当时都卖不掉,都等到00后墨价大幅高涨后才出库),我说你怎么知道是十号墨工做的墨,他说看打码呀,上面有大写的“十”就是十号墨工做的墨,我说兄的墨都可以变成十号墨工做的墨,友说怎么变,我说到文具店几元钱买个打码器就行了,友看着我,我看着友,相对无语。一阵沉默后,友问我,这些墨是什么年份的,我坦然相告不知道,友说你怎么会不知道呢,我说老描金大致能看些,新描金也能看一些,兄的这些打着20年前码的新描金,我真的不知道,友说:卖家说了——描金不是最老。我晕!老描金就老描金,新描金就新描金,如果是老墨,不描金也行,描金不是最老是神马意思?我所能告诉朋友的是——描金是其中的一道工序,需要对墨表进行刷蜡处理,这样做是为了防止溢金便于描金的,换言之,老墨墨表的“包浆”(借用的词)被破坏了。友又问:那这是新墨吗?我说不知道。因为刚造出的墨即便刷蜡了,因为太新能看得出,放上三五年的墨与放上一二十年的墨,再刷蜡后,是无法分辨的(画外音:谁说能分辨,谁就比赵本山还厉害),我并非说“描金不是最老”是新墨,而是说我无法判断出它是新墨还是老墨。如果是已经放上过个三五年的墨,再打上数字码,再加上一句“描金不是最老”,那就那啥了,你懂的!



哈利光
      有位墨友拿出了藏墨,告诉我这个墨的描金已经氧化变色了,有了“哈利光”(画外音:这年头新词汇层出不穷,哈利光是神马?哈利波特?!),友问我年份对否,我说对,是条不错的墨。友又说是不是因为描金看出了年代,我说不全是,描金是断代的依据之一,但不是全部,至于这种氧化的“哈利光”,一两年,甚至一年半载的时间都有可能出现。
      墨毕竟是合成的,它不是砚石或其它的,地域、气候、季节都会对产生不同的影响,例如一条保存良好的墨,一二十年打开后,视觉看上去很新,一条放在柜台里裸露的墨,一年半载下来,视觉看上去旧了,如果当地是一个空气非常湿润多雨的地方,描金就会变色了。换言之,描金的变色与外界很多的因素都有些关系,辨墨若仅仅以描金的氧化去看年份,有着一定的风险。
      制墨过程兑胶如果过头了、墨没有彻底晾干就描金了、描金后受潮了、铝粉中兑入铜粉的比例、甚至于铝粉本身的质量等等等等,都有可能导致描金上的问题发生,加之气候以及保存的因素,所以说哈利波特是科幻,哈利光也科幻的不行。
      厂家不同时期的描金都不一样,大的区间上看,越早的墨延续传统描金工艺的特征越明显,小的区间看,金粉银粉的色泽不一样,厂家描金使用的铜粉与铝粉都是分批购入的,每一个周期购入的都有差别,拿出条墨,一眼就能看出什么区间内的金银粉特征,这是最基本的,也是必须的,只有这个前题下,才可以说通过看描金来辨别年代。
      然而,说不准十年后购入的金银粉,真的与十五年的十分相似,再经过N年,还能辨认吗?还可以,因为还有办法,你懂的!



挨骂
      新结识的一位墨友告诉我,他是在网上看我的帖子成长,玩墨遇到困惑就翻看我的帖子,墨友的这番话让我着实感动,真的很感动!友又说这两年一直看不到我谈论墨的帖子了。我说,有次被人骂的心凉了,随后就谈起了在浆糊网的一个帖子,记不清帖子啥题目了,大致的意思是质问我为什么贬低上海墨抬高徽墨,友人说他看到过这篇帖子,当时他也是我的反方,这么多年过去了,才知道我说的都是实话。我说,就是打那以后,很少在网上聊墨了,因为我知道搞不好就要挨骂。要说吧,耽误了人家的生意,挨骂是正常的,问题是,你帮助一些墨友知道客观的事实真相,而这些墨友却信奉着谎言,一起来骂你!心里难过吗?太难过了!友人说,其实支持我的人远比骂我的人要多的多——这句话真的很温暖!
      事情的起因是2004年的时候,网上一直在疯传,上海墨厂停产很多年了,早在90年代就不造墨了,马上就要被卖掉了,潜台词是都快来疯抢上海墨吧,因为这个要疯狂的涨价了!我与上海的明君兄是好朋友也是墨友,明君兄是把上海墨厂介绍到网上的推动者之一,明君兄为人正直仗义,我们两个常在电话中聊墨,我去上海有时就住在明君兄家中,我与明君兄的观点是一致的——上海墨厂从来就没有停止过生产,因为有的墨很显然是新墨,为此2005年的时候,我与本坛的墨友悦安兄一起去上海墨厂看看,在上海也是神五兄招待的,墨厂的厂长当时还是鲁建庆(返聘了),带我们到车间参观的是制墨的李师傅,车间中正在生产的就是长征墨,湿漉漉软乎乎的刚从墨模中取出,晾墨架子上摆满了中国书画院的定版墨与莺歌燕舞、万紫千红等,我拿起了莺歌燕舞问李师傅,这个什么价格,答曰1万元,我说这是才做的新墨怎么这么贵呢?答曰这是文革墨的版子,就是文革墨的价格(画外音:为什么不按照wen ge时期的价格呢),当时我与悦安兄都只能无语。后在鲁建庆那里定了一些底无字的墨,还好,这个没有当作wen ge墨来要价,价格很低,因为那个时候底上有字没字对于厂家没有分别,价格单现在还在我这里,随后又参观描金车间,六个女描金工人那个熟练呀,描的飞快!印象中在明君家看到了那篇质问我的帖子,其中就说到了现在上海墨厂已经不生产墨了!我晕!我人还在上海,刚从墨厂回来呀!本以为人们都有辨别是非的能力的,其实不然,一伙伙的人在为谎言欢呼,大家都宁愿相信上海墨厂已经倒闭了,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上海墨厂是三大墨厂之一,也是我个人很推崇的墨厂之一,无论从内在质量还是外在工艺看,俨然大厂风范,都远比一些小厂的墨好的太多了!
      N年过去了,现在也不会再有人说,上海墨厂90年代就停产了,马上就要倒闭了!但N年前,这个谎言有那么多人相信!那时我就想,对于蠢驴你什么都不要对他讲,让他永远是一头蠢驴!
      N年过去了,谎言早就漏底了,上海墨的墨价却没有随着谎言的破产而跌落,据说描金不是最老的柳田泰云可以卖到18000元,这也是一个奇迹!(潜台词:这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玩新与玩老
      有友告诉我,花大价钱买了条清墨。我问:是准备用吗?友说不是。我问:是准备卖掉赚钱吗?友说不是。我问:是准备搞研究吗?友说没两条墨研究个甚。我说:那买来作甚。友愕然。
      节前与几位朋友闲聊,聊到了墨,其中有位朋友讲,他这两年在古玩城买了不少古墨,欢迎我有时间了去家一观。古玩城——不能说没有,明白人都知道百分之九十九都是那啥墨,朋友是新认识的,又这么多朋友聚在一起,不能坏了兴致。我就委婉的说了我的观点:我不太主张玩古墨,我们没必要向尹润生、叶恭绰等等一些老一代藏墨家看齐,这些老先生都是建国前出生的,若以1912年作为中华民国元年来算,尹润生、叶恭绰、张絅伯、张子高四位老先生都是清代出生的人,即便是周绍良先生也是1917年出生的,他们眼中的清墨就像我们看到八九十年代的墨一样常见,买的时候还可以挑着买。墨这个东东毕竟是合成的东西,它不像砚台那么健壮结实,很不好保存,同时墨是被使用的,很多随着时间的推移都被用掉了,最重要的是墨是烟料与胶合成的,退胶是有最佳年限的,上了百年的墨其衰老程度(退胶),本来就已经不是最好用的墨了(画外音:楞说清墨多好用只有两种可能,一个是心理强烈的意淫,一个是买着很像古墨的仿古墨了)。现在去玩清墨(不要再说明墨,没影的事情),特别是早期的清墨,除了史料价值外意义不大,要想作为学术研究,别说十条八条完整的了,就是有个三五十条完整的也无法去完成学术课题,以现在的墨价看,想买二三十条完整的清墨,价格已经让人蛋疼了!更别论去买来给使用或做研究!
      搞个边款乾隆的就乾隆墨,搞个汪近圣的就清早期墨,这要么是智商有问题,要么是根本就不熟悉制墨这个行业,要么就是一个大忽悠,墨版使用上百年太正常了,就是初模坏掉了,一样可以刻一个内容图案都一样的,我想不会有人说现在胡开文生产的是清墨吧,也不会有人说打着曹素功、尧千氏边款的是清墨吧,若百年以后有个人认为现在胡开文的与尧千氏的都是清墨,这不是混蛋加扯淡,又是什么呢?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使命,不管是从研究的角度看,还是从使用的角度看,我主张玩建国以后的,毕竟制墨业的脉络条理要清楚的多,我们要熟悉的多。阐述一下我认为玩建国后墨的理由:


1.由国家投入资金制墨,明确成立国营制墨厂,这在历史上是第一次。很是有点“官窑”的意思。


2.对墨的配置由国家政府出面,完成了原来手工艺人与化学实验分析的对接(由非制墨的大学化学教授参与配方的分析改进),在制墨史上是空前的。


3.都说现在墨的质量不如从前,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因为原料成本与市场价格的因素,一直没有拿顶级配方进行制作,一个是新不如老的心理因素占了很大的比重(这个新指的是1997年之前)。

4.墨的最佳使用年限根据兑胶的不同以及外部环境的不同,20年以上60年以内是最佳的使用期限。

5.建国后的墨史脉络远比建国前清晰的多,有条理的多,从学术研究的意义上看,更适合进行研究。

6.我们这一代人完成我们该去完成能够完成的事情就行了,别搞神神叨叨的神秘主义。


      数日后,友电话与我,说很同意我的看法。因为忙,至今我也没有去看友的“古墨”。



锦上添花
      若非是收藏墨,而是使用墨,那就把握住一个标准“清透厚”,买墨是这个标准,使用也是这个标准。
      尝有画友说:要是能买到好墨,水平就能提高了。这话既对又不对。如果书画家本身学养眼界乃至于技术功力都有一定造诣,佳墨的确可以如虎添翼,锦上添花。如果书还没读好功夫还没下到,而是想抄近路,乞灵于墨改变书画的水平,可以断言——门儿都没有!
      墨的使用有很多技巧,诸如研磨、调和、使用等等,砚台在墨的使用中起着很大的作用,不同的砚台磨出的墨都有不同,我个人推崇——取砚必端歙。
      墨对纸的要求相对不高,不同的纸有着不同的效果,一笔下去就能知道纸性,随后就可以调整用墨了。
      画画对笔没什么要求,狼毫羊毫紫毫兼毫都行,笔秃了就画秃笔,髡残、黄宾虹都是用秃笔的高手。写字就不一样了,写字对笔的要求最高,当然要是能达到黄宾虹先生的功力,用秃笔也能把字写得高古无比,百炼钢化为绕指柔,那就另当别论了。
      清乾隆是比较牛b的皇帝,喜好笔墨纸砚,算是历代皇帝中瘾大的一位吧,这个乾隆帝把汪近圣之子汪惟高搞到清廷御书处教习制墨,珍珠、赤金、玉屑、犀角、麝香等等,那叫一个不惜工本!乾隆的墨好吧,没有谁比乾隆再能搞的吧,可乾隆的书画诗都糟透了!多少宋元名画都让那庸肥的题诗给毁了!墨也好砚也好都不是灵丹妙药,唯有学养功力才是最重要的!
      书画同道一定要清醒的认识的,书画本身的学养功夫是第一位的,笔墨纸砚是第二位的,着重学养功夫的加强,笔墨精良才有意义!
      宝剑赠壮士,红粉送佳人。先强大了自己,再拥有良烟佳墨,端歙佳砚,这方能如虎添翼,锦上添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