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应台:生活笔记(一)

来源:ourreader    发布时间:2019-11-23 13:03:49

微信ID:ourreader 读一本书,走一段路,认识一群人. 悦的读书,您的户外书房


本文经授权转自微信公号“龙应台”(twlongyingtai),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文/龙应台



生   活   笔   记(一)

图文 | 龙应台


1.

快乐激素


我的眼睛盯着林书豪,欣赏他矫健飙球的帅劲,发现今晚的波士顿华人朋友们毫不保留地其实是在为林书豪的对手忘情地加油,因为对手塞尔蒂克队是波士顿的家乡队。每当林书豪的黄蜂队控球的时候,万人球场响彻波士顿人“De-fence”的肺部呼喊。


运动竞赛实在太疗愈了,是促进“家乡共同命运感”最美好的快乐激素,比选举造势大会更有纯洁感。


决定夏天到欧洲跟飞力普看欧洲杯足球大赛。

               

2016/4/11






2.

乡村课


台湾好基金会董事长柯文昌是屏东潮州长大的小孩。今年他决定把乡村植根工作从早就开展的台东、苗栗、大溪,带进故乡潮州。


我祝贺潮州基地开办的礼物就是,答应三个潮州小学校长去教一堂六年级的作文课,三十个学生,三个小时。


这比让我对三千个博士演讲还要费事。


第一步,找来各个不同版本的六年级“国语课本”,研究二十一世纪的孩子们学些什么。


第二步,找来1964年我六年级时的“国语课本”,做个内容比较。


第三步,请老师寄给我孩子们的作文本子,看看他们写些什么。


第四步,寻找可以和十二岁的孩子沟通的教材——影片、音乐、文章、可以动手做的东西...


三个小时中,我们动眼睛观察,动脑子思考,动嘴吧讨论,动手做动手写,一路的互动、一路的好玩,使得我动念:以后不要演讲了,就专教孩子作文吧!


当天笑声不断的作文课里,校长和老师们全程都在;我的“乡村课”其实是想向他们深深鞠一个躬,说:我是乡村长大的小孩,从小就知道什么叫城乡差距。你们在做的事情,就是台湾最重要、最珍贵的事情。乡村幸福,才是台湾真正的幸福。


2015/12/28






3.

太破了,不得补咯  

            

自己的鞋跟踩在地面上发出空、孔、空、孔的不协调的声音,我知道,这双旧鞋有一只跟磨穿了,与另外一只已有高低差。


我在中环,赴宴的半途中,正好在Louis Vuitton的巨大招牌下。于是在一脚高一脚低的行进中心里开始辩论:时间还早,去买双新鞋吧。不,这个世界过度浪费、极度消费,你言行一致,去补鞋吧。不好吧,人家会看见你光脚坐在路边等修鞋——不是刚刚才被人认出来...


进紧靠地铁的窄巷里,脱下鞋子,在棚边一只歪斜着看起来一坐就会垮的板凳上坐下;进出地铁的人潮涌动,脚得缩进来,否则会被人踩。瘦弱的老婆婆把我的鞋倒过来,用一根细长的木筷插进空掉了的鞋跟,低下头,认真折腾了好一会儿,最后很无奈又抱歉地说,“太破了,不得补咯。”


2015/12/03






4.

清冷的书桌


离开近四年,“回”到了香港大学。看见写作室景物依旧。关心香港文化发展的《香港笔记》在这里慢慢写成;《大江大海》写作时日夜不分,寒冬中青霞衣袂飘飘送饭来,廊外的一片树林在黑夜暴风的撼动里彷彿战马嘶腾。书成后的感谢页上高居首位的就是香港大学-它给了我一张安静清冷的书桌。


越是举世沸腾,越是需要安静清冷的书桌。


2015/08/02






5.

想念


今天收到《目送》日文版。


日本出版社挑选这张龙霈拍的照片做封面时,我很高兴。这时的美君,八十岁了,还可以让我牵着手走到潮州的菜市场里跟人挤来挤去。这天她穿着我买给她的棉布碎花连身裙,戴顶阔边帽,调皮地笑着,她到老都有一股天真的“女生”气。


怎么能不惆怅呢。美君已经认不出封面上的自己……我无法把书献给她、取悦于她。


我想念她。


09/13/2015






6.

玉兰


我们把时光称作“天”——天空的天。所以台北昨“天”是蓝底细细碎花,今“天”是蓝底朵朵棉花。


坐在路边的老妇人在卖玉兰花,跟她聊“天”,她腼腆地指指不远处的一个老人,说,“我老公。”老公蹒跚走过来,他的一只手臂是萎缩的。


买了三串玉兰花,浅浅清水养在书桌上。


09/10/2015






7.

七七抗战


七七晚上与住在维也纳的飞力普视讯聊天。他光着上身。


飞:热死了!一百年来最热的十天里有五天是发生在两千年以后。维也纳决定买有冷气的地铁车厢了。


MM:我今天去抗战七十周年研讨会听报告。大家都在说,现在的年轻人不在乎历史...


飞:不会吧?也许是你们这代人对年轻人的成见?


MM: 你知道吗?蒋介石策略性地把日军从中国东北引往西南,这么大的中国,让日军进来累死...


飞:喔,那就像苏联让德军进来,这么大的俄罗斯,让德军进来冻死...


MM:可是,战争结束时国民党军队重兵都在西南,苏联军队等攫取东北,国民党军队赶过去无比艰难;所以1945的抗战直接影响到1949内战的结局...


飞:那跟德军占领法国很像。


MM:怎么像?


飞:法国知道德国很危险,北边的比利时无所谓,所以重兵战壕都设在东边法德边界,没想到德国先进入比利时,从比利时再折下来打法国的时候,法军还在千百里外……妈,叫你的猫走开好不好?


 07/07/2015


版权声明

本篇文章作者:龙应台

转自微信公众号:龙应台

微信ID:twlongyingtai。

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9292659@qq.com

请关注并分享我们的公众号

请用手长按此二维码三秒钟

使用二维码识别后关注我们

微信ID:ourreader

欢迎加微信9292659,以获取悦的读书更多信息

投稿、批评、建议、意见等各种掺和都请联系:9292659@qq.com


........如果今天的分享让你有所收获

........欢迎关注我们的公众微信号

........推荐给身边爱读书的朋友

........让我们一起用阅读

........汇聚碎片时间

........点亮品质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