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终于退回天空(外一章)

来源:aqwsh-zjg    发布时间:2019-06-11 21:41:29

【作者简介】司舜,安徽宿松县人,当代作家,历任乡村语文教师,新闻记者,编辑,现任宿松作家协会主席。


 2016年6月底至7月初,家乡遭受有史以来最强暴雨侵袭,军民齐心共抗天灾。—题记


雨终于退回天空

        一股突然的旋风爬高并撕扯云朵,又一股突然的风再次撕扯云朵,如此反复的暴戾、蹂躏,天空忍不住突然将一大片愤怒的海洋,从云朵的暗影里放出来,仿佛野马的奔腾。
        这几个夜晚,一支支剑磨刀霍霍。利剑从大地的身体上划过,唰刷的刀声之中,我听见酸枣树和白杨树在暗暗地叫疼。
        我看到花朵在香气里枯萎;禾苗在翠绿里死亡。
        一些厚重如山的愿望变轻、变浅,变得渺茫。  
  这是一种锥心的痛,像流离失所的亲人,无家可归的路上突然遇见一个提刀的人,一身寒意,来自对痛的巨大畏惧和绝望。
        大雨,无限的大。它是它自己的王侯,挥动它的长鞭,谁也不会饶恕。
  它打痛了一个诗人全部的悲愁。
  泛滥的河水,把月光的银碗打翻,埋入波浪的险恶。
  那么多的眼睛充满忧郁和惊悚,像是对黑暗的无奈的妥协。
  橄榄绿在闪耀,迷彩服在喊叫,干部、群众的身影和意志超出山峦。 
  一颗在草尖滑落的露水,用它的微弱见证了力量。
  风中攥紧的拳头,可以堵住张开大口的任何一个窟窿。
  把身体里的芬芳全部都给出来并晃出金色光芒,就什么都可以止住,包括灾难。
  我看到:沾满湿了又干、干了又湿的衣衫,把堤坝又垫高了很多。
  我感觉到:他们一个团队就是一个人,一个人就是一个团队,谁也分不清彼此的忧虑、坚忍和顽强。
  身前身后是我们生生不息的家园,我注意到:每一棵迎风起舞的嘉禾都有一颗感恩的心,每一根青草的身上都有如释重负后的印记。
        他们搬运着热爱,就像风叠着风,旗映照旗,血流向血。
       那大雨,那无限大的雨,就满怀敬畏,退回到天空。


                         大水,我请你走开
       圩堤在晃动,人影在晃动。如诗如画的村庄,在晃动。
        曙色准备退去,水,也请你退去,退到你来的地方。
        我喜欢落笔轻轻的水,那是曼妙的音乐。
        我不喜欢跑调的水,不喜欢快要疯狂的水。
        我不忍心看那些枯萎。我更愿意看到那些在青翠的草丛中独自燃烧的嘉禾,愿意看到风也描述不出的它们的缕缕笑容,我愿意它们隐藏在诡秘的霞彩里,天真也好,幼稚也好,愿意它们对这个世界有着先天的信任。
        有许多颗心,齐刷刷放在高高的枝桠间,企盼那里恰好有一个鸟巢。 那里的静是生动的极致,那里的美满和温馨,是世界的极致,人间的极致。
        一块石头也在气喘吁吁,我看见了它的如病初愈的疤痕。
        这时,一张张埋在水里的脸,它们用胳膊和沙哑的喊声碰落了落日,挥一下汗,他们又果敢地弯下去。
        世上最可爱的,莫过于这雨后的天空,有彩虹浮现,有一轮又一轮的爱浮现。
        风停下来,为自己的过错谢罪。
        那么水,请走开,不要成为魔鬼,我请你成为天使。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文编辑 安磊


商务合作QQ:2632596669,

微信号:zsaq556

↓↓ 交流互动请点击左下角进入振风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