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旅专栏 | 细思极恐旅行事件簿(2)别惹山神

来源:manlver    发布时间:2019-04-26 09:43:37


第二个故事发生在印尼。这不是一个好故事,我写出来是为了忏悔的,大家千万不要模仿!

去印尼比越南早一年,我们俩第一次跨国旅行,走了5个海岛国家,从巴厘岛坐渡船去的爪哇,到爪哇的第一站就是Bromo(布罗莫火山)。

爪哇岛是印尼最主要的本岛,居民大多数是穆斯林,长得像马来人:黑皮肤、高鼻深目。但是Bromo这个地方却截然不同,它海拔有两千多米,在当地算是高原了,山上的居民身材矮小,塌鼻子、盘脸、细长眼睛,更像是蒙古人。山民个个都擅长骑马。有几个常年骑马的中年人都有罗圈腿,走路一拐一拐的。他们不信安拉,而是敬畏山神。

因为看了杂志上那些美得惊心动魄的火山照,我真的很想爬上去看看,他就陪我去了。可惜不巧,刚赶上印尼的雨季,几乎每天都要下一场雨。到火山那天,山下气温有30度,大太阳灼得皮肤生疼。随着海拔的攀升,气温也逐渐下降,越来越冷了。

我们住在半山腰上的一家小旅馆里。山上条件不好,旅馆很旧,墙是薄木板钉起来的,表面斑驳生长着霉渍。风从窗户缝里灌进来,呜呜地响着,好像有鬼在哭。打开窗户,外面是白茫茫一片浓雾,能见度不到10米,连栏杆外面的树枝都看不分明。 



天空飘着雨,一时大一时小,阴冷阴冷。空气好像湿得要滴出水来。一整个下午,我们哪也去不了,只能坐在旅馆的火炉前跟老板瞎聊天。旅馆的老板说,这种天气上山,也是看不到火山口的,只有明天一大早包车上山,碰碰运气,如果山神心情好,可能会开个恩让我们看一眼。

山上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我们找老板定好第二天清早的吉普车,就洗洗睡了。 




第二天我醒的很早。墙壁太薄,昨夜外面风声哭了一夜,气温几乎降到0度,衣衫单薄实在扛不住。我们俩准备看完火山口下午就下山,于是收拾好行李退房。车还没来,我们俩准备先去逛逛。

可能真的是因为雨季生意清淡,逛了一圈,白雾弥漫的山坡小路,没看到一个游客。假如迎面走过来一个人的话,大概只能影影绰绰看到一个轮廓,连男女都看不清楚,雾就是这么浓。


(就是这样一个鬼地方)


肚子正饿的咕咕叫,忽然闻到一阵香味。循香而去,浓雾深处,出现了一个人、一辆带玻璃柜的手推车。走近一看,是个带毛线帽子的老头,正在卖煮玉米。

我俩围上去,问他玉米多少钱。可能是听不懂英语吧,老头儿也不说话,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钞票,斜眼一溜,意思是给一张零钱。我先生一看也不贵,就准备掏钱,结果一摸腰间,坏了!腰包呢?

腰包落在旅馆了!

旅行时有个习惯——坏习惯——现金和护照都放在腰包里,晚上腰包压在枕头底下。表面上看起来很安全,但也增加了遗漏的风险。

早上起床明明已经掀过被子和枕头,没看到腰包。我以为他已经收起来,就没多想,很可能当时是掉在床和墙壁的缝隙里了。 腰包里放着几乎全部家当。钱是小事,丢了还可以上街卖艺挣回来,没有护照可回不了中国啦。

我们俩拼命往旅店跑,满头大汗,到了旅馆已经上气不接下气。



旅店里空空如也,老板和店小二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我先生几乎是把房门踹开的,我冲到床边卷起袖子,细胳膊伸到肮脏的窗缝里一捞,摸到满手蛛网和灰尘,心里一阵绝望,却不死心,再往下摸,把整个手臂都塞进去了——摸到一根灰溜溜的带子。

一身冷汗,人却傻笑起来:还好还好! 没丢没丢!

多亏了店家的懒散,床单还没有清理过,腰包夹在床缝里没有被人发现。

两人蹒跚着走出旅店,互相对视,一起哈哈大笑起来。刚才短短十几分钟好像坐过山车,从谷底瞬间冲上巅峰,我感觉自己快要虚脱了,腿和手都在发抖,但是心情却如释重负。那些彩票中了大奖的内心酸爽,也莫过于此。


失而复得的心情还没平复,no zuo no die的桥段紧接着上演。之所以会遭遇下面这一幕, 我觉得完全是自己作的,被土地公公抓住了把柄。

这时候街上还是浓雾不散,一个人影也无。我脑子里不知道歪了哪根弦,突然来了一句:“把钱拿出来数数吧,万一被人家抽出来两张没发现呢。”

 千不该万不该说这句话!亲们!——造口业啊!

话刚出口,觉得有点不妥,自己丢三落四凭什么怀疑别人。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我先生真心是个老实孩子,听老婆的话,毫无怀疑。他站在空荡荡的马路上,把腰包的拉链拉开了……

然后突然刮起一阵妖风……不不,仙风……总之很大的风……

钱包里的钞票一张不剩,一!张!不!剩!!全部飞上天啦!

我像被雷劈了一样,当场呆住。

先生反应比我快,他一个箭步冲出去,开始捡钱。

我也默默地跟在后面,开始捡钱。

想象一下,能见度不到10米的大雾天,没有一个人影,只有两个人撅着屁股满世界捡钱的场景…… 


(风吹得帽子要用手摁住啊)


绿的是美金,红的是毛爷爷,此刻这些花花绿绿的钞票,都在往前滚着,舞蹈着,好像在嘲笑我。

嘴贱现世报,心里那个后悔,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耳刮子……

那阵风绝对不是自然风,它拐着弯儿吹,把钱吹得到处翻滚。有的滚到房檐上,有的滚到水渠下面。有好几次眼看就要捡到了,平地刮起一阵风,又带着钱往前走,逼得我越捡越远。

捡着捡着,眼看四周的钱都捡到手里,回头一看,我先生不见了。

我一下子炸毛了,头发直竖。手里捏着钱,一边往回走,一边喊他的名字。

到处都是浓得化不开的白雾,连酒店在哪个方位都不知道。浑身止不住乱抖,也不知道是冷还是害怕,喊声都带了哭腔。

喊了好几声,听见微弱的回应:“我在这儿。”

撕开浓雾,循着声音,终于看见一个人影,正弯着腰用指甲抠地上的毛爷爷。

把两个人手上的钱集中在一起数了一遍,基本上都找回来了,还少一张毛爷爷。

我在心里默默祈祷:山神啊!别玩我了,我忏悔,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以最坏的恶意猜忌人了!

“看!那里还有一张!”我先生眼尖,指着路边说:“红的!水沟里!”

沿着道路,有个狭长的排水渠,盖着一排盖子,有两个水泥盖子不见了。不知道钱是怎么陷在了污泥里,盖子下面。

这个位置大大不妙,因为距离比较远,试了好几次,用手很难够到,但是水渠又很窄,不够一个人爬进去。

“还是我来吧……”我大叹一口气,以一个三角侧伸展的体位预备,半蹲起一只脚,把脑袋伸到盖子下面,一只手勾着边缘,不让脸彻底亲吻泥土,另一只手拼了老命往前伸……脸几乎要趴到烂泥里,好像要扯成一根铁丝一般地往前……

幸亏练过瑜伽,竟然在不弄脏衣服的情况下,满手污泥地把毛爷爷捞了出来。

洗干净手,车也来了,折腾这么一出以后,我们两个粗心鬼还能开开心心的去看火山(后续还有山神爷爷的故事,不过已经不诡异了,下回分解吧),也是醉了。

这就是失而复得、得而复失、失又复得的狗血故事。讲完了。 嗯,还是蛮强大的。

下一个故事,关于藏地僵尸的传说……



支持原创,给重度拖延症作者一点鼓励
打赏

《慢游南亚120天旅行手记》正在连载
川藏|尼泊尔|印度|斯里兰卡

本章节,我将带你们神游众神的国度尼泊尔,在加德满都探访活着的世界文化遗产古迹群;在博卡拉泛舟费瓦湖、与萤火虫相伴;在安纳普尔那峰与蚂蟥们一同徒步;在坦森寻找世界上最快乐的民族;在佛祖诞生地蓝毗尼的寺院中冥想;在奇特旺国家公园中与大象和犀牛为伍。我还会分享和小伙伴们有笑有泪的故事,以及有史以来最奇葩的印度过境签证经历。
感谢慢友支持打赏!也欢迎慢友们与我分享你们的旅途故事……


  慢旅专栏作者 
梵七七

设计师、瑜伽修行者。慢旅网创始人。喜欢慢节奏旅行,深度体验当地生活,享受旅行的过程,不在乎目的地与结果。三年来行走东南亚、南亚,对焦民俗、文化。《慢游南亚120天》正在连载中。
新浪微博 @人字拖公主梵七七


 ◈ 慢生活,慢旅行 ◈ 
慢旅|manlver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
和慢旅君做朋友吧!
 更多▐  回复“暗号”查看全部检索暗号,回复“目录”查看原创专栏目录
♬ 微博▐  @ 慢旅ManTravel
♬ 投稿及商务合作▐  manlver@163.com

版权作品,未经“慢旅网”书面授权,严禁商业机构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