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史记·魏鹏远列传

来源:qiuchunyan203    发布时间:2019-05-14 21:08:37


新史记·魏鹏远列传

文/邱二毛

 

魏鹏远者,专司煤炭监管之小吏也。其为天下人共知,盖因其贪腐二万万元烧毁点钞机之事。共和六十七年十月十七日,鹏远因贪腐获罪,身陷囹圄,终身不可赦。

 

共和十年(1959),鹏远生于辽地葫芦岛。鹏远幼时,聪颖好学,自入学以来,皆名列三甲。其少失先人,性孤僻,呐呐不言,不善交往。

 

共和二十八年(1977),小平为右相,力复高考,参考者无以数计,录取者寥寥。鹏远学优,入阜新矿业太学府专研采煤之术。学业毕,得恩师荐,进京入衙门任职,专司煤炭业发展规划,学有所用,如鱼得水。

 

共和四十四年(1993),鹏远因功擢升从七品。


当是时,煤炭贱,无利可图。鹏远之职,可谓清水衙门。

 

又十年,方为七品。

 

适逢煤炭业革新,煤炭价贵,水涨船高,行业兴旺,鹏远之职,日见其要。但鹏远与其上司有阋,仕途有碍,久不得升。

 

共和五十九年(1959),其上司擢升。鹏远如出笼之鸟,喜不自禁。遂以七品之衔任从六品之职,专司煤炭项目监管审核。彼时,煤炭业旺,鹏远官虽小,却身居要职,大权在握。涉煤之商贾官僚献媚者无数,以金钱贿赂者无数。

 

共和六十五年,鹏远案发。反贪检察御史奉命调查。经查,知其有豪宅专供存钱款之用。

 

检察御史前往清点,其现金之巨为之震惊。房中钱款堆积如山,共和钱币、洋元英镑,应有尽有,人力清点力有不逮。不得已,乃调十数台点钞机,清点十数个时辰方休,二台机器有损。终查获现款计2万万余元。另有黄金玉器不计其数。

 

此案一出,震动朝野,惊诧国人。上有敕命:此案震惊,令人发指,务必彻查,绝不姑息。

 

经检察御史彻查,自共和五十一年始,至共和六十五年案发,鹏远以职务之便利收受贿赂2万万余元,另有巨额财产不知其合法来源。

 

民间有人计算,鹏远自任从七品煤炭司副司长以来,日均收入囊中10万元,真可谓是日进斗金!

 

御史问之,何故贪财如此?

 

鹏远曰:吾幼时家贫,知贫贱之苦。今虽知钱财之巨,用之不竭,然一旦伸手,便不可回头。且无钱无安全。失意之时,亦唯有钱款可慰吾心。

 

此后,三司会审,鹏远获罪,终身监禁,老死不得出高墙。

 

鹏远行事,历来机密隐蔽。鹏远案发时,其同僚皆称奇。

 

煤炭业旺时,涉及商贾官员皆穿名牌,衣着华丽,独鹏远穿旧衣,显土气。

 

鹏远本有豪车,然车未到官衙便停之不前,乃步行前往,旁人皆曰魏司两袖清风。

 

新太史二毛曰:

 

败于功者,贪功者也;死于利者,穷利者也。为官宁可清贫自乐,不可浊富多忧。

 

权如双刃之剑,福祸一念之间。专业之技,垄断之权,可助人亦可毁人。鹏远自仕途始,未曾离煤炭业。其学业之精良,渐成行业专家,权力巨大。奈何其用之不当,遂成敛财之技。


嗟呼!若全靠官吏自守节操,制度不察,则贪腐如魏鹏远者难绝。


往期文章







联系铺主(微信:qiuchunyan308175)

二毛出品 必是原创 如有雷同 绝不可能


这是邱二毛推送的第116篇原创文章

                 

长按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