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川大望江,再吃一碗面

来源:life_inspires    发布时间:2018-09-13 19:52:44
写在前面

本科在川大的一份吃食记忆。

几个短篇随笔,表达一个南方姑娘对面的热爱。

写于4年前。

感慨,原来自己曾写过这样的东西。

留此纪念。

川大望江校区,文理图书馆附近,荷花池


●  渣渣面 ● 


我是南方人,但喜欢吃面。这倒不是天性,大约是被环境逼出来的。


因为初中开始住校,所以饮食的重心无外乎食堂。校园的食堂常常是吐槽的靶子之一,这也不见怪,大锅饭做法通常使经典名菜“面目全非”。比如鱼香肉丝,这道驰名中外的川菜在食堂几乎天天见,餐餐见。你认识莴笋,但你不一定认识那浆糊般的黄绿色;你翻找着肉丝,但只找到一团荤菜大杂烩,带皮的带筋的甚至带骨的。但即便如此,每座食堂也都有自己的骄傲,面就是其中一种。


来望江的头一个月,我几乎每天都要花一餐的时间在学府二楼。这里的空间不大,小吃和正餐依次排开,厨房的油气蔓延至餐厅中央,空气难以流通。由于食客多,因此桌椅也多,可惜的是空间没能好好利用,不仅过道狭窄,还出现了明明空座就在前面,却无法走近的尴尬局面。每次我走到门口,都会放缓脚步,好好呼吸下外面的新鲜空气,再一步踏进。能让我坚持这样做的原因,不过是餐厅尽头的各色小面。


▲ 望江东九舍望出去,左边小平房转过,就是学府餐厅了

二楼师傅把成都著名的渣渣面带进了川大。


在我的印象里,渣渣面的气质总和公路联系在一起,因为成都最有名的渣渣面馆都在城郊的大马路旁。在卡车驶过的漫天灰尘里,能看见对面渣渣面大红色的标牌分外显眼。那些店面的食客多是路人、司机、商客等等,最经典的吃法是点上一碗渣渣面,再配一份麻辣拌牛肉。虽然学校食堂不会提供凉拌牛肉,但面还是相当有味的。


比起马路店,学校的渣渣面略显粘稠,麻辣稍减(估计是为了照顾外地同学),但肉松松软且色香俱全,花生炒得干脆,盐也恰到好处,汤水多少适中,很符合食堂快捷实用的风格,关键是味道尚佳。


或许每个同学都有自己心中的食堂招牌面。我身边既有搬来望江仍念念不忘江安刀削的朋友,也有热爱清真拌面每周必吃的同学,还有砂锅凉面等各类群族。当有了一份可口的期待,庞大的打饭队伍似乎才值当。


虽然每个人在“最好最差”食堂评选中都免不了骂骂咧咧,但像我这样的,偶尔回想起某些很小的亮点,也就忽然觉得学校更加可爱。饮食总是人情味的最佳来源。


●  重庆小面 ● 


既然是在川大望江校区,吃面就不会再局限于学校的食堂。零星散落在学校各处的面馆,也与学子们息息相关,当年考研在校园四处晃荡时,最记得其中两处。


这两所面馆,一靠近东门,一靠近北门,前者依托文理图书馆,后者依托工学图书馆,生意兴旺,人丁往来不绝。因为考研人常年驻扎图书馆,废寝忘食,离他们最近的馆子自然成了节约时间的上上之选。所以它们是真真著名的考研食堂。



▲ 工学馆里,考研的人们


工学馆附近的“重庆小面”,按照来自重庆的同学讲,并不太正宗。具体哪里不正宗,他们也不能说明白。毕业写文化人类学的论文,老师为我们开拓思路,提到重庆人和小面的情结。许多重庆人早上起来不吃其他食物,就去点一碗小面,这种习惯印在人们的生活中,它如何起源?如何形成?小面的做法、历史有着怎样的意义?实在值得用万言论文大书特书。重庆同学一时讲不了正宗小面与挂名小面的区别,也就值得理解了。


这一家家庭餐馆,我带许多朋友来过,但老板既不会认人,也不会打折。她会给才上小学的小朋友送汤,却叫我们这些大学生自己去盛。在这里,遇见熟人是家常便饭,人少大家凑一堆,人多大家坐散开来,入耳的话题几乎考研工作出国三方会谈。谁想调查大学生的生存状态,这家小面馆可做极好的田野地点。


在工学馆驻扎的时候,一定会提前半小时错开面馆的高峰期,否则就会等很久。图书馆自习的人们中,经常听到这样的对话:“该吃饭了吧?”“是啊,吃什么?”“不知道”“那就小面吧。”


在“不知道”选什么的时候,小面荣登第一考虑对象。因为它确实太近了,况且口感还真不赖。点面的时候,会配点一份小菜,清拌不加盐,以此调和营养。鸡蛋有利于记忆,因此我的菜单上还会附加一个卤蛋或煎蛋,盼望这样一来,一天学习所需的能量就够用了。


如此一来,小面倒也成了我一段重要时光的标签,和重庆人的情结有异曲同工之处。现在一提到重庆小面,就会想起那条通往图书馆的捷径,一边和朋友相互调侃,一边加快着脚步,一则因为确实饿了,一则因为还惦记着半张没做完的政治卷子。


●  素椒面 ● 


东门附近有一大片老住宅区,最早的图书馆和楼房就建于此。现在,楼成了文科楼,是文史哲行政的地方,图书馆成了文理馆,是文科生淘书的好去处。老住宅区藤蔓红砖,绿荫小道,现在住了多少人不得而知,想来许多人已经搬离了这块老房子,因为实在太安静,聊天散步的都很少见。面馆在文理图书馆的后面,是这一带唯一的小食店。


老房区没住多少人,最有人气的是就算旧书摊了,其品类甚广,有心挑选的话,极有可能淘到令人心水的好货。一只白猫是书摊的常客,它肥肥胖胖,仪态端庄,经常趴在书柜下面,眼睛眯成一条缝,任你打望拍照,毫不动声色,自有一股王者之气。



▲ 老社区的旧书摊


文理馆离喧嚣的商业中心太远,有了大树和旧书摊,更显得幽静。看书看到投入,懒得挪不开脚,便叫上对桌的朋友,一起下来散步散到小面馆,吃吃就凑合了午饭。


大概因为是这一带的唯一,面馆生意很好。考研的半年里,面馆先在门外搭上两张餐桌,后来直接把对面的黄土地也占领了,至少开拓了10张桌子的领域。可能东门附近太幽远了,我从没见校管在这边出现过,因此老板对多出来的“生意场”毫不担心吧。


看架势就知道,这家老板是个生意人。有一次来吃饭,朋友说想吃饺子,我无意冒了句:“南门那家XXX不是更好吃吗?”被老板听到了,立马过来介绍本店的菜色,说:“南门那家XXX我知道,比不上我家的饺子。你点了就知道,那馅儿那皮,比不到,比不到。”弄得我们一阵笑。


这家店的招牌是素椒面。不是公认,我自封的。不过似乎大家也确实很喜欢。某天我和朋友一起在文理馆上自习,到午饭时间,我说不如吃面吧,他说好呀最常吃那家的素椒面了。本想研友可趁吃饭交流下心得,结果他自己走不动,非得我帮忙买上来,还要老习惯,三两素椒面打包。我提上来后,他第一口就抱怨我咋不记得把面搅和一下,搞得都凝住了。我懒得搭理他。这家伙一直欠着8元面钱没有还我。


素椒面不仅在同学里口碑好,还得到了海外声望。小面馆往前100米,就是川大的海外教育学院,一到中午就从里面走出一群五色“联合国”。听友人描述,他们往桌前一坐,张口就喊“老板,来碗杂酱,干的”。干的杂酱面,就是素椒。杂酱面一般没有干拌的,更不会用芝麻酱,而素椒的精髓却是碗底带芝麻酱的干拌汁。


时间一长,老板精明的知道,一定要抓住这群有力的海外消费军,于是把所有菜单都更新了,添加了英文菜名。翻译地道与否我不知道,不过中外和谐相处的局面在面馆餐桌上倒是十分常见。


●  砂锅● 


有时不想就近用餐,本着锻炼身体的崇高目的,我和闺蜜专程步行百米,到远处觅食。说远也不远,一般是小北门。我们都不太爱好食堂,因为看书看到收工总是欲罢不能,老错过最佳打饭时间,去了要么人头济济要么只有剩菜,不如换地方。大场合去不了,还是选择小吃。



▲ 北园宿舍附近,往右边走下去,就到小北门了


“望江小吃”绝对是川大改建的既得利益者。小北门移动之前,望江小吃一直少有人问津(因为少有人路过),只能作川大附中小孩附属选择的餐馆;小北门改建后,它一举成为小北门第一人流小吃店。它华丽丽地伫立在小北门门口。老板专程做了一个大灯箱放在路口,红底白字“望江小吃”几个大字广告效应甚佳。


老板人亲切。当年“望江小吃”还没这么热闹的时候,我就去尝过。想必是生意平平,服务员还没练出快捷有序的上菜风格,我点的餐足足耗了半个小时,忍不住逮住一个服务员就一顿说。服务员面露愠色,快有争执的迹象,老板见状,立马过来打圆场。先是做了解释,后到厨房亲自询问,结帐的时候,还特意说声抱歉。


慢慢的,光顾的次数多了起来。考研复习的时间正值秋冬季,而望江小吃的招牌又是砂锅,在自习室坐到手脚冰凉时,最想来一碗热气腾腾的砂锅面食,蔬菜、肉类分量够足,吃很久都依然保有温度。对于考研人来说,不奢望随处可遇的暖气,也不奢望不时不刻的好地方打牙祭,只要在街边一坐,埋头在滋滋的汤水里吃一顿嘶嘶的午餐,就可以很满足。


砂锅老板说一口成都话,有四川式的幽默。他自称是我们的校友,他说“你们不晓得哦,我是川大外院的!”我们很惊奇:“你是川大外语学院哪个专业的?”他嘿嘿一笑:“是三,我是川大外头学院的,简称外院!”吃饭的人笑成一片。


这里的顾客有许多高中生,老板见我们多了,也和我们开玩笑说:“你们是不是高三的?”再后来,老板见我们进店,就问“高三的,吃点啥?”2012年开年,我和闺蜜考完研究生初试,隔了挺长时间回学校,又去望江小吃。老板照样记得我们,还说同样的话,我们此刻没有学习压力,心情愉快,也和老板开起了玩笑:“才将考完高考,老板新年好。”


一晃就考完研究生半年多,也过了毕业的月份,曾经一起吃面的好友们各赴前程,一起考研的战友也各有际遇。凑在一起吃小吃、在餐桌上插科打诨,一切只道是寻常,此刻回想却发现机会越来越少。望江的面馆还在,或许会更换老板,或许还会改变面馆的功能;它们将遇到一届又一届的同学,也会有新的故事发生。料想美食和人一样,街头巷尾中常出其不意,常偶然相逢,纵使天涯羁旅,想必桃李春风犹在。


2012年7月 写于成都




文 丨 费夕

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转载请联系后台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