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是抗日神剧的历史源头!邓小平的一番话发人深思!

来源:xiangshuojindaishi    发布时间:2019-01-09 20:54:33

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可能还没出生就已经领略过抗日神剧的风采了,诸如手撕日本兵、女神被轮奸后一跃而起干掉所有日本兵等等奇葩场面;以及八百里开外,一枪干掉鬼子机枪手之类的雷人台词等,可谓数不胜数,令人啼笑皆非!

难道编剧和导演都是傻子?看不出其中的奥秘?显然是有意为之,博人眼球罢了。因为,肯坐在电视机前看抗战神剧的一般是充满“正义感”的爹地、妈咪们,同样的内容看多了会觉得腻,就喜欢看点不一样的、带点夸张的。总之,虐日本鬼子越狠越好!

而且,我们有一个无比神奇的衙门,叫GDZJ,规定每年必须产出多少多少部抗战剧,还不能重样,还必须得创新,这是逼死一帮编剧的节奏啊,于是乎,各种各样的神剧,就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在这个国度里嚎叫着刷存在感。一句话:抗日神剧是抗战剧泛滥的必然结果。

或许有人会问了,为什么一定要拍抗战剧?这就得往前翻一翻历史了。

新中国成立后,由于种种因素,我们对于日本侵略(尤其是南京大屠杀)并没有给予足够的宣传,导致很多人尤其是年轻一代几乎忘却了那段悲惨的历史记忆。(请参考祥哥《中国,你还欠南京大屠杀30万遇难同胞一个正式道歉》一文)一味强调中日友好的结果,就是日本人不但不反思侵华,反而想方设法美化侵略,而这是与日本的再度崛起相伴而生的。

20世纪60年代,林房雄推出了《大东亚战争肯定论》,全面为日本的侵略战争翻案。1972年,铃木明、山本七平等人在《诸君》杂志上发表了系列文章,攻击洞富雄和本多胜一等人关于南京大屠杀的文章(后两个人是日本国内最早报道南京大屠杀真相的人)。改革开放以后,有关信息被介绍进来,学界也对此做出了反应。

1982年6月,一套对日本侵略史实有多处篡改的中学教科书,通过了日本文部省的审定。这一事件终于引起了中国政府的高度重视,意识到错误的历史观会使“日本人民、特别是年轻的一代忘掉日本侵略中国和其他亚洲太平洋地区国家的历史,把他们再次引上军国主义老路”。在邓小平的亲自指导下,中国开展了针锋相对的斗争。但是,由于中国政府长期的思想教育,“日本人民也是侵略战争的受害者”、“日本人民也反对侵略战争”、“将日本人民与日本军国主义分开”等意识已经深入人心,“和平友好”的日本形象已经部分地改变了人们原先对日本的恶感。而教科书事件的发生,使人们不得不面对“不肯认罪的日本”这一严峻的现实。巨大的反差形成了强烈的刺激,各行各业的人纷纷要求政府重视对日本侵华史实的宣传。

通过教科书事件,中国政府意识到对青少年进行重温历史、加强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性与紧迫性。邓小平后来对来访的朝鲜劳动党总书记金日成说:“好多年来,我们为了讲友好,没有重温帝国主义、殖民主义、霸权主义侵略中国的历史。最近日本修改教科书篡改历史,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重温历史、教育人民的机会。这件事不仅教育了中国人民,也教育了日本人民,其实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更重要的是我们的那些娃娃,那些年轻人需要这一课。他们不大懂历史,有些历史已被忘记了。特别是现在我们实行对外开放政策,鼓励外国投资,讲友好,就容易忽视这一面。”

正是在这样的思路指导下,爱国主义教育受到了空前重视,而国耻教育恰恰是重中之重。从此以后,各种抗战剧开始被搬上荧屏,直到演变为“神剧”!

祥说:从国家或政府层面来说,强化关于抗战史的记忆十分必要,艺术创作也不是必须原封不动地“还原”历史,但要把握好一个度,一旦越了线,“历史解释的多元化”就会被“历史虚无主义”取代,只能贻笑大方,不仅无益,反而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