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说真话的“冯大炮”:干物流就像上贼船

来源:TIMECAPITAL    发布时间:2018-11-07 19:37:39

(时间投资有幸投资了这位“大炮”企业家)


“无论是车货匹配、整合专线、大数据等‘赛道’多么疯狂,还要与实际结合,这么多钱不应该催生泡沫增长,要以解决行业存在的实际问题为基础去发展。行业里需要说真话,做实事的人。”


我公开发表的见解基本上是完全能确认的,讲真话、实事求是这是底线,如果‘大炮’指的是这个,我是很乐意听;如果指乱说话,我是不太愿意听的。”

某一个周日的上午,我与这位“冯大炮”约在一个咖啡馆,一起聊了几个小时。这位传说中的“冯大炮”不是别人,正是维天运通董事长——冯雷

咖啡馆、两个人、两壶茶、一本书,开始了我与“大炮”的对话。

据冯雷介绍,之前他已在北京已经做了很长时间,公司叫北京怡和佳讯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做的也算是成功,当时做的SaaS模式,为底层的中小企业服务,为中小物流企业和卡车司机建立联系、建立管理。

“其实SaaS是2005-2006年从美国进入到中国,我们开始做SaaS并不是学习美国,当时还不知道这个模式,这个行业本身就是这个结构,需要这个模式,就这样做起来了。但是做到了2009-2010年,看到SaaS必须要转型,得转到互联网这一块,我们当时把它定义到电商模式。

“做电商模式就要介入交易,因为SaaS在中国,对中小企业服务是不可能赚到钱的。后来我才发现这个问题,美国SaaS为中小企业服务可以赚到钱,其实一个简单的道理是什么?美国的中小企业定义是10亿美元以下,而中国的中小企业呢?差不多千万级别就可以定义为中小企业,所以他支付的能力,支付的意愿是完全不一样的,而且范围服务范围又非常宽。”

“SaaS模型本身是很重要,当时我们已经聚集了很多数据,要把这个数据价值发挥出来,就是要通过电商落实介入到交易里面。”

这是基于这个要素,路歌平台才诞生了。

当然还有其他的因素存在,例如当时的税收、政策等原因,公司在2010年搬迁至合肥,把当时在北京的主公司(北京怡和佳讯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转手,利用旗下注册的子公司(维天运通)继续发展。

“当时给平台起名字,花了很大的心思,正好网址是‘log56’,后来就用了谐音,起名‘路歌’平台,也是想反映物流人的心声。”

对于路歌来说,这次搬迁也是一次转型,从SaaS模式转型到互联网模式,盈利模式和商业模式都不一样,当时有好多人都说这是惊险的一跳。冯雷带着团队熬了两年,把这段瓶颈期平稳渡过。“现在回头看,当时所有经过的砍儿,经过的瓶颈期,看似是缺钱,其实主要还要有正确的决策。”

在这方面,冯雷讲了当年犯下的一个错误,不过好在发现及时,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

“当时想要做一个园区,拿300-400亩土地,这件事后来我们就拿了一点,发现不能那么干,及时刹住,早期公司穷还是有好处的,因为早期你会有很多犯错误的可能,你有钱的时候犯的错误也会很大。”

14年很短,也很长

冯雷认为自己创业这14年一直在“求解“,求解物流行业的互联网模式,“现在看是越来越近了,但当时是把这件事情想的太简单了,随着一点一点的深入,有上了‘贼船’的感觉。原来感觉是个短跑,结果跑成了超级马拉松长跑,也很有意思”。

其实冯雷一开始也是在物流老兵的“带领”下成长起来的,对于物流行业基础的一些观念、重点,都是从这位“行业老兵”的观点里开始去学习,对于创业的影响还是很大的。但是到后来,冯雷对于行业有了一定的领悟之后,发展之前自己的“精神导师”也在一直转型,并没有很明确的定位,对于之前所做的事情没有很大的支撑,冯雷开始不认可其模式。

“这件事情对我们的影响还是很大的,主要是从经验和教训两个方面来看,开始是‘导师’的形象,后来算是一面镜子,是反面的镜子。”

创业这14年,让冯雷对物流行业的理解更加深刻,同时也有了很大的改变,“可以把整个模式统筹起来,每一种尝试都可能是失败的,但每次都可以及时的刹住,从失败的边缘开始拉回来,把这里边的‘营养’吸收”。

“14年前,可能就只有一种观念,一种情感,一种勇气,那个是不够的,现在所具有的更复杂了。”

互联网+物流”需要产生新的信用

对于现在的“互联网+物流”核心观点,冯雷认为是产生新的信用,说着拿起桌子上的一本书《一篇读罢头飞雪,重读马克思》,“这就是我现在正在看的,主要讲的就是经济、商业、金融中的信用是如何产生的”。

“物流行业其实需要重塑信任,用互联网去改变物流,把互联网与中国传统社会结合起来,把以前线下的信任搬到线上,把这种信任关系进化,进行数字化”。

那么在这样的背景下,路歌做了什么?冯雷说,路歌为行业带来的变化可以体现在两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加速把这个行业从陌生交易占比比较大,转到熟关系交易占比大的过程,减少一些不诚信的事情发生;

第二个阶段,资本化大举进入物流市场,想要“砸烂”原来已经形成的这种社会体系,光破坏却并没有创新。在整个的这种破坏性大潮里,路歌没有沉浮,坚持给客户带来实际利益。

“我们的产品基础是在信息化这一领域,把它看成一个供应链,在这个链条上的不同角色,我们会有不同的信息化产品对应,卡车司机、物流企业、货主企业,重点是卡车司机和物流企业之间的信息化产品,把交易和管理延伸,不只在信息化产品这一层面,还涉及运营层面,包括金融服务等。”

整个产品从层次上可以分为软件产品、交易服务、金融服务到财务服务。从环节上来讲,连接货主、物流企业、货主企业。

同一起跑线上竞争更加激烈

“目前是处于发展规模时期,不能想着赚钱,但是也不能烧钱,要把风险降到最小。由于政策落地比想象的晚了一些,我们预计‘无车承运’在今年上半年就可以下来了,但是到现在只下来了一半,所办路歌挂牌新三板的事情往后推了。”

虽然政策落地比想象晚了一些,但是现在机会也来了,大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无车承运人会重塑这个市场,因为他把这个市场的真实状况给描述了出来。实际上这个起跑线就是刚刚画出来的,在无车承运人这个框架之内,大家开始重新进行定位,新的框架下开始起跑。”

“物流行业正在不断进化,在明年有两个现象会看得非常清楚:一个就是大物流的互联网化,大型3PL去做互联网平台,在今年就已经有了,明年会做的更大,大家都找到感觉了; 第二个就是小企业和大企业激烈竞争,因为大家都需要货源,都要活下去。”

“无车承运人”让大家走的更安全、更帅

“无车承运人在具体工作上不会有太大的改变,原来做什么现在依然做什么,本质是一样的。”

 “我对它理解就是一个帽子,不是你把这个帽子戴上,就会更快一点达到成效。可能我戴上帽子更帅一点,是这个效果。不是不戴这个帽子就不许干,不会有这种结果,不会变成一个执法行为。”

但是这件事情是有一定意义存在的:一个是在于它画了一条创新的起跑线;第二个是让一些创新者,在往下走的时候,有了这个帽子更加安全,也更帅一点,它不至于影响到这个行业有大的变化。

更看好自动驾驶技术

对于现在流行的智能物流,冯雷认为,需要一些局部、边缘化的应用,比如在仓库内的智能分拣,可以实用性产生效益。如果是体系化智能,需要非常谨慎,“这就有点带着一个帽子去抢别人东西的感觉”。

我其实比较看好在物流行业或是运输行业的智慧化或者智能化,比如自动驾驶技术,这是一种能够产生迭代的技术进步。”

“而智慧物流,我认为是把各个环节数字化、互联网化之后,所产生的整体优化,更加的高效,是一个结果导向的事情。”

智能化的应用,在市场中会层出不穷,但是在商业模式中的应用,并不一定是非常急迫的。更大的商业模式,在考虑智能化应用方面,应该考虑组合,把这个交给专业的公司来做,术业有专攻。

无论现在炒的多热,我国物流行业的智能化水平还是初级阶段,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要认清现实,就比如现在的物流行业。经历了政策及资本推动以后,马上就要回归现实了,毕竟泡沫是虚幻的。

“单从资本的角度来讲,讲故事的企业马上就要混不下去了,会一再破产。前面靠激素打得过猛过快的企业,年底可能就会出问题,这个年恐怕都过不去了。”

在这种背景下,这个行业可以分为三派:

一是数据派。交易数据、车辆数据等,应该不会有人关注了,不能达成共识;

二是偷跑派。在规范下来之前就看到这个机会,先于别人走上这条路,但是各家都有自己的算盘;

三是资产扩张派。拿到钱以后,会进行很大的资产扩张,通过资产提高运营效率,但是有一定的危险性。

虽然现在有“互联网+物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无车承运人”等政策对物流行业大力支持,但是在执行方面还要有一定的执行力,不能变形,正确的产业导向引领,可以拉动经济发展,进行产业升级。但是在这些政策的背后,需要企业真正落地执行,不能是噱头炒作。

“无论是车货匹配、整合专线、大数据等‘赛道’多么疯狂,还要与实际结合,这么多钱不应该催生泡沫增长,要以解决行业存在的实际问题为基础去发展。行业里需要说真话,做实事的人。”

(本文转自亿欧,作者为亿欧专栏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