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吗?NO!

来源:Vac-Sci    发布时间:2019-04-14 21:35:00
点击上方“公众号”可订阅哦!


一位同行对我的文章有不同观点,发出来供大家参考。

2017年1月4日,我在网上发布了《接种医生们,有个大坑千万别踩》一文,指出我国现行的脊灰疫苗接种策略中存在明显的失误,并有可能让接种医生承担医疗事故的责任。

一石激起千层浪,很多同行深受触动,他们不再满足于低头执行命令,而是开始研究相关策略是否存在问题。他们中不少人转发我的文章给上级领导并请示他们,希望能得到明确的答复;有些人则完全理解了我的意思,直接决定只给孩子第1次接种脊灰灭活疫苗(IPV)或五联疫苗,不像以前那样用如果灭活疫苗缺货就用活疫苗(bOPV)替代,因为他们知道bOPV存在小概率导致儿童终生残疾的风险。

前几天,我收到同行转给我的一份文档。该文档作者署名张伟林,自述为防疫人,对我的这篇文章发表了不同的看法。张医生言辞恳切礼貌,不像方舟子那样给我扣【反疫苗伪科学】这样的帽子,也不像宁波海曙区疾控的庄鲁若医生那样指责我【误导公众】,我很愿意与他公开讨论这个话题。

现在我转发他的文章,我的点评用红色粗体


“坑”吗?NO!

作者:张伟林

近日拜读和学习了陶老师的《接种医生们,有个大坑千万别踩》的文章后,做为防疫人,感同身受,也为陶老师的敢说敢为所敬佩。

针对该事情本人也有不同的观点:

①从个人及家庭观点出发,谁都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出现终生残疾(我想问张医生,如果你的孩子需要接种脊灰疫苗,你会给孩子第1剂使用bOPV么?这个问题需要正面回答),但从国家层面(大局及国家安全考虑,个人认为),目前IPV产能问题,不能马上解决,或者其他问题(本人真的不知道是什么问题),所以就有了潜在风险,国家疾控部门也早就意识到了风险的存在,也做了相应的风险预判和对策;

②bOPV说明书上明显写:遵照国家免疫规划和相关免疫策略,在国家卫生主管部门和疾病控制相关管理机构的指导下使用。而中国脊灰疫苗免疫策略换技术指导意见中明确指出:lPV纳入国家免疫规划以后,如遇IPV供应不足,首剂可用bOPV替代(这个文件是中疾控于2016年4月底发布的,但中疾控又于2016年12月发布了最新文件,措辞较为严厉地规定:  【无论】在补充免疫、查漏补种或者常规免疫中发现脊灰疫苗为0剂次的目标儿童,首剂接种IPV。这个最新文件中并未提及“如遇IPV供应不足,首剂【可】用bOPV替代” )。这么明确的指导意见,怎么能说是“坑”呢?

这里需要提醒陶老师:‘IPV纳入国家免疫规划以后’的时期,当然包括现在和以后,2016年5月1日、2017年、2018年……直到国家终止将IPV纳入免疫规划(这句话我没看懂作者的意思),我认为陶老师对“以后”这词的时间点误解了,才会认为有“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以后,以后,以后。

我们国家免疫规划是从大局出发考虑(我希望知道张医生对于脊灰疫苗和麻疹疫苗强化免疫的态度,因为强化免疫也声称从大局出发考虑),难免对极端少数个人或家庭带来罕见的终生残疾,所以在这里强调下,用“坑”这字,有点过,无形中让我们国家免疫规划的决策者们以及每层疾控管理部门和我们基层接种人员背上道德道义的枷锁,好像我们在害人一样,其实是在建立一道道免疫屏障。

“坑”,无形中把我们基层接种部门对上级疾控部门的领导和决策做了否定和猜疑(我也不希望形成这样的局面,但是要避免这种局面,应该寄希望于决策者制订出经得起各方考验的决策,而不是寄希望于不要有人来揭盖子),形成内讧,不利于后续工作的开展和配合。

“坑”,无形中增加了家长对疫苗及接种部门的质疑,本来已经刚刚从山东疫苗事件缓和过来,现在又来个“坑”,家长和基层都接受不了,到时候连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还谈什么免疫规划,真的到了家长们不带孩子们来打疫苗时候就来不及了。那整个国家真的被“坑”了呢没那么严重,我在文章里把两种脊灰疫苗的效果和安全性都做了客观的分析,并没有夸大bOPV的风险,公众很容易明白这件事的关键点在哪里,不会盲目拒绝其他疫苗的接种)。

除了这“坑”,我们基层该怎么做?我建议:

① 坚决执行国家的免疫程序,合理做到特殊情况特殊策略(现在的情况是,我国2012年起宣布实现无脊灰状态,目前环境中不存在脊灰野病毒,也就没有感染的风险),在IPV缺苗情况下可使用bOPV(对,这里的用词是【可】使用,而不是【必须】使用,所以等IPV恢复供货使用IPV也没有任何错误,并不违反2016年12月的最新文件精神);

②请示上级合理安排IPV到货时间,并做好家长的解释工作(山西已经确诊一例bOPV导致的残疾病例,接种单位没有向家长解释有IPV和bOPV两种疫苗,更没有向家长介绍这两种疫苗在安全性上有什么区别。我认为做好家长的解释工作,必须告知存在这两种疫苗以及两者的安全性区别,首先建议家长等待IPV。如果家长自愿给孩子使用bOPV,那才是真正做到了疫苗接种的知情同意。家长在完全知情的基础上做出的任何选择,我都不反对),免疫缺陷儿童不用bOPV;

③结合当地的实际情况风险评估(风险评估是要做,但实际上近10年来除了新疆发生过输入的脊灰野病毒,其他地区从未发生过这种情况。我担心的是专家们在评估风险时,用一句“以前没发生过,不代表未来不会发生”来高估风险),做好家长的解释工作,建立良好的互信机制;

④相关部门发布解读释疑信息,增强基层接种人员的自信(我也非常希望中疾控能用书面形式明确表态,不要让基层医生猜意思:如果IPV缺货,到底该如何操作?我觉得至少有4种态度可选:①【建议】用bOPV替代;②【可以】使用bOPV替代;③第1剂【应该】用IPV,【不要】用bOPV替代,除非家长在知情同意的基础上自愿替代;④第1剂【必须】用IPV,【禁止】用bOPV替代,即便家长在知情同意的基础上自愿替代)

(完)

我认为,只有用实名制发表文章,才能真正代表一个人的态度,才能为自己的言论负责。

我屡次批评国家及各地区的疫苗接种策略,承担了很大的压力。

即便如此,我仍坚持实名制发言,因为我坚信:真实就是阳光,真实就是力量。

作为支持国家疫苗接种策略的张医生,更没有理由隐藏自己的身份。我希望他如果看到这篇文章,能和我联系,确认他的真实姓名和工作单位。

最后,请网友对于这篇文章以及文中我的点评,在留言区发表评论,请保持语言的理性和礼貌。



作者介绍:陶黎纳,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预防医学本科,微博2016十大影响力医疗大V,医疗公共卫生管理硕士,果壳网医药达人。微博粉丝21万+,微信公众号粉丝2万+,收到众多粉丝的好评!

如果您有疫苗问题希望得到我的解答,请加入我的粉丝群,报名添加微信号sean-raiing。目前我的所有文章整理在医来er趣公众号(ID:yilaierqu2016)欢迎查阅。

如急需咨询疫苗问题,请通过以下方式找我 (ID:疫苗与科学)

新浪【爱问医生】

微信【来问医生】

微信【分答】


 

识别二维码,可查询我的所有答疑文章,也可加入我的疫苗粉丝群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