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素决定了你会不会胖?

来源:jiankangpaobu    发布时间:2018-11-07 18:24:03


在如今的社会,不少人都会被体重问题所困扰,超重者往往会因为超重的并发症、来源于身边的异样眼光等因素来寻求减肥方法,这也催生出了巨大的减肥市场。可是,在你苦苦寻求减重途径之时,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身上的肥肉,究竟是怎么来的呢?实际上,超重很可能并不是你的错,而是身体里调控体重的系统“宕机”了!至于这台精密系统对体重究竟有着怎么样的影响,我们不妨看一看这篇文章的解答。


调控能量平衡的“机器”

我们吃饭往往是基于一种自然而然的直觉:感到饥饿,就会靠吃东西来消除不舒服的饥饿感;而吃到一定程度,又会自然产生饱腹感,从而停止进食。由于我们在生活中形成的固定印象,肥胖的人总会被标上“管不住嘴”、“对吃上瘾”的标签,这些标签有时甚至会带来歧视。然而,这些标签实际上毫无道理,因为胖人尽管可能的确吃得多,但大多数情况下并不是因为自己“管不住嘴”,而是异常的饥饿感和饱腹感导致了这一现象。


众所周知,下丘脑是人类调节内分泌系统的高级中枢,生活中的很多“自然”感觉,例如渴感、冷感等,都是下丘脑调节人体活动的直观表现。而下丘脑通过和脑干协同,在人体的能量平衡中同样起到了极为关键的作用。在人体内,控制能量平衡需要脑(主要为下丘脑和脑干)、肠道(主要为肠道的神经内分泌系统)和脂肪组织共同完成,这一系统也被称为脑-肠-脂肪轴。


而脑-肠-脂肪轴对能量平衡的调控手段,则可以分成两类:其一是对脂肪的产生与分解进行调节,这一点体现在分子水平上就是调控脂肪产生和能量消耗的激素的含量,以及交感神经系统消耗能量的速率(说句题外话,“瘦肉精”之所以能提高动物的瘦肉率,就是因为能刺激交感神经系统消耗能量)处于动态平衡之中;其二是管控人体产生的饥饿感和饱腹感,这两种感觉同样受到一系列激素的调控,肠道的神经内分泌系统在这一方面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正如身体内的其他调节机制一样,脑-肠-脂肪轴的两类手段中只要有一个节点出现了错误,都会导致整个系统失去稳态,从而发生肥胖。而在很多时候,这种对稳态的破坏并不是由于胖人自身主观因素所导致的,甚至可能和先天因素有关。所以,下次遇到胖人的时候,最好还是不要一味劝他“管住嘴”了。


哪些激素“绑架”了你的体重?

正如前面所述,脑-肠-脂肪轴无论是通过调节脂肪还是通过调节饥饿感和饱腹感来调控能量平衡,都少不了各类激素的帮忙。而能量平衡紊乱所引起的肥胖,大多也是由激素控制的信号通路发生了异常所产生的。因此了解激素对能量平衡的影响,也是科学家研究治疗肥胖的重要一环。根据目前所掌握的大量研究资料,我们可以简要总结出几大能够影响能量平衡的激素:


瘦素:单单听到这个名字,估计大家都能联想到它会和变瘦有关,实际上,说瘦素是人体能量平衡调节体系里的“明星”也毫不为过。主要由脂肪细胞所分泌的瘦素,可以对进食行为、产热过程和神经内分泌状态进行广泛有效的调节。


例如血液循环内的瘦素可以通过前阿黑皮素(POMC)神经元——调节食欲、糖代谢和能量消耗的重要细胞,来给人体发放“我已经吃饱了”、“我体内的能量储备绰绰有余”的信号,从而减少能量摄入。


而倘若人体陷入了饥饿状态,或是能量储备不能满足人体需要,瘦素水平便会随着脂肪细胞的减少而降低,引发诸如抑制甲状腺激素分泌、促进皮质类固醇分泌等饥饿时所需的种种内分泌系统的反应。


由于基因异常而导致瘦素缺乏的患者,便会产生包括致死性肥胖在内的多种神经内分泌系统异常;而体内缺乏脂肪组织的患者,也会因为瘦素缺乏而导致能量摄入严重失衡,进而产生代谢疾病。


黑色素聚集激素(MCH)和食欲素:这两种激素由外侧下丘脑区分泌,它们虽然也是调节食欲、脂肪和糖代谢的激素,但起到的作用则正好与瘦素相反。


食欲素恰如其名,它的一大作用正是刺激食欲,启动人体的进食过程。而MCH可以和食欲素组成“黄金搭档”,同时调节脑干(脑干中有负责控制咀嚼、吞咽等行为的中枢)、自主神经(给胃肠道发放食欲相关的信号)等部位来完成对食欲的刺激,甚至可能会增强进食所带来的快感(也就是增加你对“饱餐一顿”、“享受美食”的兴趣)。


除此之外,食欲素还有一项“副业”,那就是保持人的觉醒,因此在中枢神经对抗食欲素作用的药物,已经被用来治疗失眠症。


前阿黑皮素-黑皮素受体-4(MC4R)信号通路:POMC可以看做是人体能量平衡相关激素的“储备库”,因为它自身只要经过简单的分解,就可以迅速释放出多种调节能量平衡的激素,而MC4R则恰好是接受这些激素刺激的“接头站”。


不同位置的MC4R在接收刺激以后,也会产生不同的调节作用:例如下丘脑的MC4R可以在被特定激素激活以后,令人产生厌食感,从而减少能量摄入;而存在于自主神经系统中的MC4R被激活后,则可以直接增加人体对能量的消耗。


胃肠肽类饱感激素:这类激素作为胃肠道神经内分泌系统向大脑“报告”的一部分,由胃肠道来分泌,它们对食欲、饥饿感和饱腹感的调节作用也各不相同。例如胃肠道在进食时分泌的缩胆囊素,一方面能够给消化器官(如胰腺、小肠)发放“工作”的信号,另一方面可以通过前面所说的POMC-MC4R信号通路,把“我已经吃饱了”的信号传给大脑,以在摄取了充分的食物后让人停止进食。


而肠道在进餐以后分泌的怪名字激素酪酪肽(PPY),则是通过与缩胆囊素截然不同的方式来传达进餐结束的信号,且丝毫不受POMC-MC4R通路的干扰。胃所分泌的能够刺激食欲的激素饥饿素(Ghrelin),对人体的脂肪储存起到负向调节的作用,而且在进餐时,饥饿素负责给大脑发放“开饭了”的信号。


作为肠促胰岛素家族一员的胰高血糖素样肽-1(GLP-1)的本职工作是根据进食来调节胰岛素的分泌,然而最近的研究发现它也是个“跨界高手”,能够在下丘脑干涉食欲的产生和人体摄入能量的行为,对能量平衡也起着不容忽视的作用。


减肥疗法是怎样让人瘦下来的?

既然我们对能量平衡的调控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那么我们不妨就此剖析一下各类减肥疗法,看一看它们对能量平衡究竟是如何干涉的。当然,这里的分析不打算涉及那些与调节能量平衡无关的疗法(如奥利司他)。


在几年前,以西布曲明、芬氟拉明为代表的减肥药的确是不少人的首选,尽管它们先后因为安全性问题而撤出市场,然而它们的出现还是推动了减肥药物的开发,目前也有和它们机理类似,但安全性更佳的药物作为肥胖患者的新选择。


西布曲明、芬氟拉明(包括苯丙胺类兴奋剂)以及最新上市的氯卡色林,都可以在下丘脑干扰神经系统“信使”5-羟色胺的作用,这一作用可以直接激活POMC神经元,打开抑制食欲的POMC-MC4R信号通路,从而减少人的能量摄入。


最近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的减肥新药Contrave(纳洛酮和安非他酮的复方制剂)也是通过在中枢神经系统干扰5-羟色胺和其他与POMC神经元相关的信号来起效的。


前不久获得FDA批准的首款减肥针剂利拉鲁肽,在此之前就是通过调节GLP-1来有效治疗糖尿病的降糖药,这一作用也同时被医生利用,来控制肥胖患者过度旺盛的食欲,促使患者在食物面前保持清醒头脑。


至于一种复方减肥药物Qsymia(芬特明和托吡酯的复方制剂),其中的芬特明可以通过POMC-MC4R信号通路来抑制食欲,托吡酯则可以阻断人体在尝试减肥时发生的Yo-yo球效应(指人体在每次尝试减肥之前,体内调控能量平衡的激素都会向增加体重的方向反弹,从而导致减肥失败的现象),可谓是一举两得。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针对能量平衡调控的减肥药物研发都会成功,科学家们此间便试图将甲硫氨酸瘦素(一种通过基因工程生成的瘦素类似物)用于那些体内缺乏瘦素的肥胖患者,然而,该药不仅丝毫未能表现出减重作用,反而提高了患者患上淋巴瘤的几率,研究人员只能就此作罢。来自知道日报


添加ID:jiankangpaobu,订阅号“健康跑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历史文章:回复数字可得

0.什么时间做运动最好;

1.身体基础指标测试;

2.跑步训练方法;

3.跑步基础知识大全;

4.保护膝盖,从髋关节开始;


5.脚底疼;

6.疼痛规律--为什么会疼;

7.步频与步幅

8.要跑步,先选鞋;


9.各种跑法以及锻炼目的;

10.慢跑减肥要点

11.零基础起跑--跑者必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