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岁月的浮光掠影,历久弥新,我独爱这样的北海时光!

来源:cnwzd001    发布时间:2019-03-14 21:36:41

元曲有云“朝沧梧而夕北海”,抵达北海正是傍晚,放下行李,直奔百年老街。这融合中西文化的19世纪末建筑在岁月里日渐斑驳,失了繁华。时有三五行人擦肩,竟有卖香油画报的小摊,仿似立身于上世纪30年代,耳畔依稀有《夜上海》婉转回旋。



斜阳满天,自踏上这片土地就有的那股海腥味,随着渔港的靠近愈加浓烈。忽一转弯,就和霞光一起呈现眼前。这美并不只来自于晚霞映碧波,而是,夜色拉下星幕前,满舱银鳞闪动,那是生的丰硕。



年过半百的渔人步子依然稳健,虾筐压弯扁担,经年黝黑如故,额间青筋突起,也是满足。除了夜渔点灯出海的船,其他渔家基本已用完晚饭,熄了灯三两船头相碰,偶有交谈声起。大黄狗们也渐慵懒,躺在船篷,四肢伸展,甚是安然。我站在沿岸小道,踌躇不肯离去。



岛上民居多就地取材,以珊瑚石建成,围有半人高栅栏小院。墙壁凹凸,青苔满布,时有壁虎攀爬其间。此时有雨,黝黑更黝黑,碧绿更碧绿,湿漉漉更见岁月斑驳印迹。雨随叶滴,条凳空在院里,供夜间纳凉小憩。芦花鸡昂首踱步,或占据墙头,或牛栏觅食,其态悠然。



家家有水井,汲水时颇费点气力,井水清冽,进院冲沙。此类旧物而今不多见,想人们淘米洗菜,浣衣冲淋,日子平稳安静指间流去。窗前红联早褪去鲜艳,“顺和”二字却清晰可见,生活之期求,亦不过如此,得之而圆满。



去向教堂时日已偏西,金色余晖轻抚斑驳墙面,灯光暖黄。进门脱帽,牌上写。宗教引领人性,总是向善,肃穆默然穿行,看守老人和善微笑。时光流逝,这座百年建筑,究竟装载过多少故事,见证过多少幸福,又宽恕过多少罪恶呢?远处回望,那道窄门,仿若一条隐秘通道,直抵人心。



次日天烈,火山口公园热浪灼人。海盗洞口隐蔽山间,植被郁郁。见宝藏二字,小儿好奇心起,爬上山腰一探究竟。栈道蜿蜒沿海而建,巨大火山岩石遗落深蓝。少年在岩石间腾挪跳跃。海沙干净洁白,珊瑚铺遍。



掐一把小花妆点心情,沙滩似也随之变得清新。雨后天空泛浅浅的青,阳光慵懒,躲入云层。台风过境,吹断的枝桠兀自横在那里,一时兴起,爬上树去,记忆里这是儿时方做的事。小儿蹲在浪边,时而捕获鱼虾,开心大叫笑容满面。石块长满牡蛎,踩上去脚硌得生疼,大浪拍小腿,翻卷起层层海沙。那岸边仙人掌,竟开得娇艳欲滴。



只消一松手,这家伙就挥舞着巨大钳子爬得无影无踪。小伙子手指照例挂了彩,浑然不觉般拎着状似水母的东西咧嘴笑。碧波微蓝,那潮声却大得惊人。




潮汐退去,小海螺竟排着队回家,伏地查看良久,饶有趣味。狗儿照例蹲在岸边,听见主人一声哨响,立刻飞奔过去。渔人皮肤经年日晒风吹,泛起黝黑的光。打开鱼筐,可见收获颇丰。又是暮色偏斜阳,炊烟将起。



雨过天青色,仿若天空之镜,映人影纷纷。牡蛎爬满木桩,任潮水起了又落,大黑狗趴在海岸,眼神中竟似有几分寂寥。转头看,偌大的沙滩空空荡荡,宝爹忽然间不见了踪影。半晌,才从荆棘丛中探出头来,在那里开心得手舞足蹈,手里黄澄澄的海菠萝,不正是他雕刻所需的滴血莲花?



菠萝蜜浸着糖霜,木瓜坠满枝头。傍晚时分,小道旁是谁家花枝探出墙外,且看那爷俩收获螃蟹半桶。



美丽的五彩滩被巨浪淹没,海水漫至沿岸小道,只见落汤狗英勇无畏在浪尖翻滚。我等拎着鞋好不容易跌跌撞撞爬到岸边岩石间,海浪一个接一个劈头盖脸袭来,瞬间跟那狗儿一般无二,赶紧抖抖衣衫继续淡定扮仙女儿,木有人知道连内裤都在淌水。心里暗自窃喜:还好没把仙女儿卷走,哈哈哈哈。只可惜那裙子滴滴答再也飘荡不起来...




海鲜个大,新鲜,便宜,清甜,酒足饭饱去溜夜半街道。晚风微凉,蝈蝈鸣叫,道旁巨大蜗牛缓缓爬行,抬头肉眼可见清晰星空。边走边看边听久石让,一脚掉进路边火龙果田。世间一切在这一瞬都那么遥远。



离别那片海,蜻蜓低飞,一碧如洗。阳光晃得人睁不开眼,长长栈道旁心有恋恋。上船前匆匆咔几张,依偎那碧海蓝天。



-  END  -



来源:天涯社区-四季清欢

文章由中国涠洲岛网整理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涠洲岛网,违者必究!

涠洲岛百业信息,免费发布


 平台提供 招租/求租/转让/招聘 免费信息发布。

 需要发布的请添加小WEI微信号: cnwzd002 (注明:我要发布)

涠洲岛网(cnwzd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