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专栏】郎绍君:博识多能,一代名家——胡佩衡和他的艺术

来源:A80480080    发布时间:2018-11-07 19:06:46

胡佩衡

胡佩衡(1992~1962年),谱名锡铨,又名衡,字佩衡,号冷庵,以字行,蒙族,原籍河北省涿县,因祖辈做粮商,迁居北京。胡佩衡幼年丧父,家庭靠粮店股份维生。7岁入私塾,后毕业于私立北京法政专门学校、新华铁路专门学校。民初,相继任北京三圣观小学教员、海军部办事员、北京第二中学图画教员。1922年,由交通部交通行政讲习所分发至京绥铁路局办事,后任车务处课员。又先后兼任北平师范、私立华北大学、北平师范大学、北平艺专教职,主办过“中国山水画函授学社”。[1],又在北京琉璃厂创办豹文斋书画店。新中国成立后,先后任北京中国画研究会常务理事、北京画院画师兼院务委员。

在《我怎样画山水画》一书中,胡佩衡曾谈到自己的学画经过:

我自幼就喜爱绘事,十多岁就开始画山水。当时家里有一些山水画,天天看着很有兴趣,渐渐对画临摹,十五岁时已经有学校老师和同学们找我画条幅了。不久遇见了西陵山水画家李静斋先生(名定安)……他把自己收藏的名画一张张教我临摹,告诉我怎样看古画,古画中那些是从写生来的,怎样分析优缺点,怎样学习古人的技法。记得当时临摹过的画很多,大都是明清人的作品,有几张他认为最宝贵的是唐寅所画的山水画,他说他自己就是从唐六如的画里得到写生的技法而进行写生的。他又教我如何运用古人的技法进行写生和创作的方法,并须自创一格成为自己的面貌。由于静斋先生的教导,使我在二十岁时已经能单独创作,并且和当时的画家时相来往,加入他们的画会,列入画家之流了。会中年长的是文达斋先生,他介绍我和姜颖生、林琴南等名家见面,听到好多名画家的讲论。这个阶段中,主要是在这样有利的环境里进行自修,当时见到画家们收藏的古画很多,宋元的画也常常看见,使我在古人的技法里广开了眼界。”[2]

胡佩衡山水《松下谈古》

胡佩衡作品《松山远帆》

文中所说西陵画家李静斋,未见文献记载。所说老画家姜筠、林纾,都是20世纪初北京画坛的名宿。当时在北京的名画家,还有金城、陈师曾、陈半丁、萧谦中、姚华、汤定之、贺履之等,他也是熟悉的。胡絜青《深切的悼念》一文说:“佩衡兄从小就热爱绘画,专攻山水,五十年如一日,与著名画家姜颖生、林琴南、贺履之、陈师曾、汤定之等多有过从,所闻所见非常渊博。”[3] 那么,除了这几位画家,胡佩衡还有更熟悉、交往更多的画家吗?我想,至少要特别提到金城。金城(1878-1926年),1920年联合陈师曾、周肇祥等在北京创办中国画学研究会,同年在中央公园与研究会成员的合影中,就有胡佩衡。[4] 即胡佩衡是第一批中国画学研究会的研究员。1927年,胡佩衡由研究员升为助教,后又升任评议。[5] 《湖社月刊》第34册(1930年)有署名胡衡《北楼吾师逝世四周(年)誌感》诗四首,其中二首曰:

四年断梦总成尘,每对秋风一怆神。

此日明窗净几处,商量笔墨更何人。

云烟落纸洵堪矜,继绝存亡愧未能。

举世千金享敝帚,谁将规范作传灯?

胡佩衡与金城的师生关系、师生情谊,在这里表述无疑。但在1957年写作《我怎样画山水画》一书时,他为何对自己尊敬的这位师长只字不提?这不难理解——20世纪50年代,金城被视为北京“保守派”国画的根子和最大代表,加上他又担任过北洋政府众议院议员、英国麦加利银行北京分行的总经理,经历了一系列政治运动的金氏诸弟子,谁还敢谈自己与这位老师的关系?[6] 对此,我们只能予以历史的同情理解。

金城以“精研古法,博采新知”为原则,指导、提携了胡佩衡、刘子久、秦仲文、赵梦朱、吴镜汀、惠孝同、陈少梅、马晋、管平、张其翼等一大批出色画家。金城的弟子中,胡佩衡年最长,也最早熟。秦仲文说:“胡先生长我三岁,我于1915年,20岁来北京大学读书,课余之暇参加了校内的‘中国画法研究所’学画,得到当代老画家指点。同时胡先生也自校外前来参加。不过他的画法已经有了相当造诣,迥然与众不同;后来不久被聘为‘造型美术所’导师。”[7] 值得注意的是,胡佩衡在画法研究会,还跟一位外籍导师学西画。他自己谈到这件事时说:“那时正是北大五四运动的高潮,我受到新潮流的影响,又由于主编杂志的原因,迫切需要对西画的认识与学习,所以,当时我从盖大士先生研究过素描、油画、水彩画、图案画等等。”[8]

笔者1997年11月在台湾访问金城的侄子金开英先生,金开英回忆说:“先伯教了许多弟子……,有一件事我记得很清楚,先伯买了一批丈八的宣纸,他给大徒弟们每人一张,让他们自己作稿,他也和他们一起画,交卷后,开了个丈八纸作品展览会,还记得是评了胡佩衡的画为最好。”北京大学画法研究会(即秦仲文所说“画法研究所”)成立于1918年,同时编辑出版《绘学杂志》,请胡佩衡负责编辑。北京大学画法研究会成立时聘请的中国画导师有陈师曾、贺履之、汤定之。二年后,画法研究会更名为“造型美术研究所”(即秦仲文所说“造型美术所”),此时陈师曾已辞去导师之职,年轻的胡佩衡被聘为导师,这也正是他加入中国画学研究会的那一年。

笔者所见胡佩衡早期临古之作,是1921年(辛酉)临石涛《溪山无尽图卷》、1923年(癸亥)临石涛《山水册》等。前者墨色淋漓,后者笔力雄壮。他在《临石涛山水册》中题:“清湘老人笔墨超凡,意境玄妙,洵非食人间烟火者所能梦见。此册大半写黄砚旅游处,一丘一壑均可驚人,愚酷爱之,漫临一册,以存梗概,惟限于学力,自不免取貌遗神也。”在20年代初,胡氏前辈画家齐白石、陈师曾、陈半丁、萧谦中等均推崇石涛,胡佩衡不免受他们影响。但能够兼容中西绘画的胡佩衡,从不拘于一家一派。从20年代中到30年代陆续出版的《胡佩衡画存》第一至五集,大多是临仿各家各派的作品,其中包括黄公望、王蒙、吴镇、沈周、王铎、程邃、程正揆、石谿、梅清、吴历、罗牧等。大体以南宗为主,但也涉猎北宗,如临 《临金李山风雪杉松图》(1923年)、《抚宋人雪溪归棹图》(20年代前期)均为典型的李郭派作品。他自己也说:“余爱临北宗画,画存前三集第一幅皆北宗也。且余所写南宗画,多有北宗意焉。”[9] 在《临古芻言》一文中,胡佩衡把古人作品依风格画法分为幽淡(如倪云林一派)、平正(如黄公望一派)、庄整(如董源、巨然、文征明、沈周)、邃密(如王蒙、石谿、吴历)、豪放(如八大、石涛)、潇洒(如唐寅、恽南田)、奇古(如金冬心)、峭健(如马远、夏珪)、工致(如刘松年、赵孟頫)、烟雨(如米芾、高房山)。对于每一种风格如何临写,他都结合自己的经验加以解释,可以见出胡佩衡对临摹的深刻理解。1926年,齐白石题《冷庵先生画卷》诗云:“层次分明点画工,启人心事见毫锋。他年画苑三千辈,个个毋忘念此翁。”对胡氏作品是非常称赞的。

30年代,胡佩衡在回答《北辰画刊》记者问时说:“本人学画至二十岁上,规模粗具,精神全无。则就画界前辈,如贺履之、齐白石诸先生,从事请益。有暇,则赴贺齐诸先生之私第,观其作画,如用水、调墨、着色,以及用笔之法,一一悉心领略,受业如弟子。”[10] 我想,这些画界前辈,也应当包括金城、陈师曾、汤定之等等。

胡佩衡20年代的作品以临仿古代名家为主要特点,大约1927年前后,其技巧成熟,独立创作多了起来,个性风格也鲜明地呈现出来。此后的临仿之作,也多参己意加以变化。这种状态一直保持到50年代初。30-40年代的作品大抵有两种面貌,一种结构繁复,勾皴细密,大体是从王蒙、石谿、吴历一路画风综合变化而来;一种多湿笔,结构有繁有简,多用泼墨,笔线粗壮,以泼辣奔放为宗,可以看到沈周特别是石涛的影响。秦仲文在谈到1962年8月在北京举办的“胡佩衡遗作展览会”时,用二句话概括胡佩衡前期作品:一是“精细可爱”,二曰“尚不断致力于继承古人和吸收先进笔精墨妙的技法”;前一句是讲画法风格,后一句是指出它们与传统的密切关联。不过,秦氏所言胡佩衡前期“精细”作品,是就展出的少数作品而言的,笔者所见百余件前期作品,“精细”之作并不多,即使这些精细之作,也带有纵放和随意的特质,而与金城、吴湖帆、张石园、张大千等等的精细风格不同。

50年代以降,胡佩衡谋求山水画的新风格,先后到丰沙铁路沿线(1953年)、广西桂林和湖南韶山(1956年)写生。其中桂林写生60幅,画风发生了很大变化。此后到他逝世,作品“多写桂林风景,笔意之辣,气象之厚,青黛之浓,丹黄之粲,都显示出奔放雄奇、与年俱老的画境,而达到他所追求的推陈出新的成就。”[11] 具体言之,这一时期的作品,构图简洁,喜取近景特写,不再有山重水复、重峦叠嶂的景象;笔墨厚重,多以强悍的焦墨勾皴点画;喜用对比强烈的色彩,如石青、石绿、铅粉、洋红等,用重彩而能写意,可谓独树一帜。胡佩衡对自己的“衰年变法”充满信心,有诗为证:

万寿菊黄又一年,衰年变法气冲天。

夕阳无限春常在,树茂山崇晚更妍。

胡佩衡的成就,远不止于山水画创作。他博识多能,精鉴赏,擅诗文,在美术教育、编辑出版、写作著述方面的贡献也十分突出。先后编写出版了《山水入门》、《 王石谷画法抉微》、《中国山水画布置法》、《中国山水画点苔法》、《绘画随笔》、《胡佩衡画箑丛谈》、《临古芻言》《冷庵画诣》《 我怎样画山水画》《山水画技法研究》、《齐白石画法与欣赏》《王石谷》等著述。这些著述以学画青年为主要对象,融画谱、美术史知识、传统画论和作品鉴赏为一,文图结合,深入浅出,可读可临,是一种新型的综合性普及读物,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出版后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胡佩衡还是一位中国画教育家。他的课徒传授,在北京画家中是有名的。柱宇《中国画名家胡佩衡访问记》说,胡佩衡“在中国画界,以课徒见长,此一般所公认。”钱葆昂《胡佩衡课徒画稿序》说:“先生之为人也如春风,冬日即之也温。其教人也懃懃不倦,探骊得珠。其言尤能深入浅出,古人千百言所不能说明者,先生不十余言,即能使深奥之精义昭然若揭。前人立言,惟恐其不玄,先生则一以科学之方法治之,所以受教育者莫不师半功倍。”[12] 胡佩衡将自己的教育方法归纳为“先难后易法”“分析法”等等,这方面的丰富经验,还有待我们去发掘和研究。

胡佩衡的普及性著作也不乏精辟的见解。如作于20年代中期的《王石谷画法抉微》,有感于对王石谷“昔之人恭敬之如彼,今之人又拒绝之如此”的状况,做客观公允、正本清源的批评。文章从王石谷的艺术历程、临古、论画、各家评说、画派变迁、作品之“佳点”与“劣点”等各个角度,作了全面的剖析,即使今天看来,也不失其价值。

胡佩衡又是一位出色的编辑,先后主编了北京大学画法研究会的《绘学杂志》、北京大学造型美术研究所的《造型美术》和湖社的《湖社月刊》。。特别是《湖社月刊》,从1927年创刊到1937年10年共100期,是20世纪前半叶坚持时间最长的美术刊物之一,始终由胡佩衡主编。[13] 该刊以金城的主张为宗旨,介绍了许多古今画家,发表了大量古今绘画作品和画论著作,还旁及书法、篆刻、古董收藏、诗词、青铜研究等,充分显示了胡佩衡宽阔的眼界和多方面的能力。这些刊物已经成了研究20世纪中国美术史的珍贵文献。

胡佩衡推崇齐白石,是齐白石的忘年交。1928年出版的第一本齐白石画册,就是胡佩衡编辑的,他在《序言》中称赞齐白石“性爽直,喜任侠,有古烈士风”“ 作品之意境深刻而新颖”。1957年,他与胡槖合著了《齐白石画法与欣赏》。30年代,胡佩衡在琉璃厂创办“豹文斋”,编印了许多画册书籍,除了胡氏自己的著作外,还有《大涤子山水精印》《黄子久富春山居图》《齐白石画册》《萧谦中课徒画稿》《萧谦中山水精册》等等,这也是对弘扬中国画做出的贡献,是我们不能忘记的。

画史界正展开对“京津画派”的研究,随着研究的深入,我们对胡佩衡及其艺术也必将有更新的理解。

  2006年7月21日

郎绍君简介:

1939年12月生于河北定州。1961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并留校任教。1978年入中国艺术研究院攻读硕士研究生。1981至今,供职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任近现代美术研究室主任。长于中国美术史与艺术评论。曾应邀到日本、美国、新加坡、台湾、香港等国家地区及国内诸多大学、艺术院校或美术馆讲学。 著有《论现代中国美术》《重建中国精英艺术》《现代中国画论集》《郎绍君美术论评》《20世纪中国画家》等。另有关于中国古代、近现代美术的论文、评论、序跋约百余万字发表。

注释:

[1] 秦仲文《悼念胡佩衡先生》一文,说胡佩衡“曾主办‘中国画涵授学校’”,柱宇《中国画名家胡佩衡访问记》则称之为“中国山水画函授学社”。本文依柱宇说。其“函授简单”原文如下:

本社为便利有志画学,因路远及职务年龄等关系,不能直接就学,通函教授,以期普及。本社由胡佩衡先生本历年之经验,分人函授。因学者各人之程度资质,而变更方法。无论已学未学,经其指点,无豁然贯通。一、寄与学者之画稿,每月四幅,加以说明。学者照式临摹,寄社评改。原画稿归学者所有,不必寄还。寄与学者之画稿,全部约百幅,均系胡先生所手绘,非印刷品。除最数幅系二三尺堂幅条幅扇面等,均有题款,可以装裱成画(此种画幅,每月一幅或二幅),余均系册页式,尺寸一律,盖有图章,以便装成册页之用。二、学者于画稿或说明有不了解之处,函问立即作答。如不照式练习,或欠交学费,即停寄画稿。已交之学费概不退还。三、凡有志向学者,随时报名,交纳学费,并寄来本人相片及略历。已能画者,附作品一张,未能画者,附书法二张(楷字行书)函寄北平西四牌楼后毛家湾27号。本社接到,即开始函授。四、练习期间,暂定二年。每日练习半小时,二年即可成幅。二年后如欲继续深造者,可入高级班,期限亦二年。学费办法相同。每月画稿数小幅,或一大幅。并指定临摹古画,及批改创作。五、学费每月十元,邮杂费等一元,每三个月一交。如将全年或二年之学费一次交清者,可免交邮杂费。(邮局匯款,标面请书明北平西四牌楼邮局,以省手续。)六、本社寄出邮件,均系挂号,以免遗失。如学未收到时,可以质问,以便转邮局。七、此项函授期限,普通二年,如因特殊关系,欲缩短毕业期限为三个月或半年、一年者,均可在此指定期间,将全部画稿悉数寄出,且指导捷径,以便速成。但学费于入学时交清二年全数。八、学者欲托本社购买画帖、纸张、印章、古画暨学画参考等物,先商妥,寄来物款。本社照购该件,挂号邮寄。九、欲面授者,每星期来社一次,每月学费十六元,其日期时间,临时商订。

[2] 胡佩衡:《我怎样画山水画》第129-130页,朝花美术出版社,1957年,北京。

[3] 胡絜青在文章中提到,她的一位兄长与胡佩衡是小学同学,因此对胡氏以“兄”相称。她对胡早年的情况比较熟悉。见北京日报1962年3月22日。

[4] 合影中,有胡氏师辈画家有金城、周肇祥、陈汉第、萧谦中、金章等,胡氏同辈画家刘子久、吴熙曾、管平、马晋等。合影照片为王世襄先生所藏,见云雪梅《金城》,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

[5] 中国画学研究会成员分为研究员、助教、评议三级。1927年,胡佩衡与吴镜汀、秦仲文等14位研究员升为助教。他升任评议,是后来在湖社的时候。

[6] 就笔者所知,在新中国时期,由把常常把艺术问题混同于政治问题,大多数金城弟子都回避谈他们与金城的关系。胡佩衡也是如此。但也有例外,如曾从金城学过画的张其翼在60年代出版的《我怎样画翎毛》一书中写道:“近代花鸟画颇为发达,画家中突出的,有金城、王云、齐璜。金城学古人的各种方法,融会贯通,而成己法。”

[7] 秦仲文《悼念胡佩衡先生》,《美术》1962年第三期。

[8] 胡佩衡:《我怎样学山水画》第130页。

[9] 胡佩衡:《临古芻言》,见《胡佩衡画存第四集》,北京琉璃厂豹文斋印行,1934年第三版。

[10] 见柱宇《中国画名家胡佩衡访问记》,《北辰画刊》,1930年代。

[11] 秦仲文《悼念胡佩衡先生》,《美术》1962年第三期。

[12] 《胡佩衡课徒画稿》,北京琉璃厂豹文斋印行,1943年11版。

[13] 《湖社月刊》名义上是由金城长子、湖社负责人金开藩主持,实际是由胡佩衡主编,如秦仲文在《悼念胡佩衡先生》一文中所说:“主编《湖社月刊》自始至一百余期。”

编辑:张丽敏

放心收藏,全球见证,扫码立即送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