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日报独家披露:创建中纪委前身的历史真相

来源:lnrbwx    发布时间:2019-06-24 18:00:30


辽报君

辽宁日报新媒体中心


  探班,剧透,点映……在娱乐新闻中,这样的字眼屡见不鲜,但如果辽报君也当一回“剧透党”,会产生什么样的化学效果?


  今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暨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辽宁日报特别报道组再度出发,脚步遍及19个省份的数十个城镇,历时三个月的时间,重新探访从1921年建党至1949年新中国成立这28年间每一个重大事件的发生地,用心感受和记录这段波澜壮阔的光辉历程,也因此生成了你们即将看到的大型特刊《铁纪·铁流》



这一次,我们的特刊“提前亮相”:以往,辽报君都是在报纸见报后,才把精彩内容重新包装后呈献给你,但这一次我们大胆地“提前预告”,让广大读者和网友提前4天看到它的“真容”。


这一次,我们的特刊“特技加身”:以往,我们的文字都是在报纸和“两微一端”上安安静静地“躺着”,但这一次我们让报道“动”了起来,采访过程中拍摄的精彩视频扫描二维码就能看。


这一次,我们的特刊“协同作战”:以往,我们的特刊只在辽宁日报及新媒体矩阵上展现,但这一次我们不再“单打独斗”,辽报集团旗下平面媒体及其“两微一端”同步推介,北国网设专区实时更新。


这一次,我们的主笔“露出真容”:以往,我们的记者只用文字跟大家打招呼,TA们是谁?工作中是什么样子?但这一次TA们不再“待字闺中”(照片附后),辽报君就不告诉你TA们都是“女侠”。


《铁纪·铁流》特刊共5期,首期6月27日(下周一)隆重推出,辽报微信公众号连续4天盛大首发,敬请垂注。

 

它,是第一个地方纪委

 

  广东区委监察委员会是中国共产党第一个地方纪律监察机构,它的诞生对中共五大成立中央监察委员会具有促进作用。可以说,广东区委监察委员会是为党的纪律检查工作发出先声的一个重要机构,也是今天了解党的纪律建设史所必须关注的一个机构。

     

  许多历史细节未被发掘


  根据文献所提供的信息,3月18日,记者在广州市文明路寻找广东区委监察委员会旧址。起初走了几个来回也没有找到旧址的影子,其后通过向附近居民打听才得知旧址正在全面维修。



 

  “你看看是不是这个?”一位坐在路边的老人指着身后的小楼对记者说。记者走到小楼旁,透过钢架隐约看见一块牌匾,牌匾上刻着“中共广东区委旧址纪念馆”几个大字。“就是这里”,记者差点喊出声来。



      

  小楼一侧的墙体上挂着两块指示牌,上面一块写着:“广东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中共广东区委员会旧址”。


  广东中共党史学会副会长、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原副所长黄振位向记者介绍了旧址的情况:


  广东区委是在1924年迁至此处的,小楼的三楼为党的办公室,二楼为青年团的办公室。广东区委下设组织部、宣传部、监察委员会和秘书处等机构,是当时中共中央领导下的最大的区委。广东区委开创了中共军事工作和监察工作的先河。管辖范围有两广、闽南等地。1927年4月,国民党清党,中共广东区委转入秘密斗争,后迁往香港,改组为中共广东省委。1978年,广东省政府公布旧址为广东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黄振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对于该机构,即便是广州本地的一些党史工作者也不是很熟悉,仍有许多历史细节未被发掘。

      

  为什么会诞生在广州


  党的第一个地方纪律监察机构之所以在广州诞生,是与当时的革命形势相关联的。上世纪初叶的广东,既是中国民主革命的策源地,也是中国共产党早期开展活动,并由之逐渐摸索出纪律建设重要性和必要性的地方。

      

  黄振位说,中共三大召开前,党组织一直处于秘密状态,党员人数少,对入党审查也较为严格,但到了1924年国共合作后,随着党员人数的增加,一些腐败分子和思想不坚定的分子也进入到党组织中。另外,随着陈公博、周佛海等人相继违反党的纪律,广州区委认为,建立专门的纪律监察机构已经迫在眉睫。


  黄振位认为,除了党内的原因,也有外部的因素。他说:“当时正值国共合作时期。而早在1923年,国民党就设立了惩戒委员会。1924年,国民党又设立了监察委员会。中共广东党组织从中得到了启示。”

     

 


  1925年初,广东区委监察委员会正式成立,由林伟民任监委主席,杨殷、杨匏安、梁桂华等为监委委员。

     

  1925年至今,91年过去了,党靠着严明的纪律走到今天。再回首,广东区委监察委员会的成立如同一块基石,为党的健康发展,为革命的最终胜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它,是中纪委前身

  

  穿过繁华的户部巷,再走大约三四百米,就到了中共五大会址的所在地——都府堤20号。五大会址正门前,有一处面积颇大的公园,武汉市将其命名为——武汉廉政文化公园。走进公园不久就会看到一组铜像群雕,群雕展示的10位先驱人物是第一届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和候补委员。


  中央监察委员会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第一个专门监察机构,也就是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中纪委)的前身,她的诞生是党强化纪律建设的重要标志,表明了党在初创时期就与各种消极腐败现象水火不容。


  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据武汉革命博物馆馆员鲁明介绍,十年前,武汉市筹建中共五大会址纪念馆编制陈列方案时,他们敏感地意识到,五大产生的中央监察委员会对党的纪律建设具有重大历史意义,有必要对其展开系统研究。


   


  鲁明详述:“五大会址纪念馆是2007年建成开馆的,在此之前进行了较长时间的文物征集和资料整理工作。在总结五大的历史贡献时,我们认为中央监察委员的选举产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历史事件。”其后,鲁明将中央监察委员会作为一项课题进行研究,并撰写了论文。此后,随着五大会址纪念馆正式开放,相关历史研究不断拓展,中央监察委员会作为中纪委的前身、王荷波作为中纪委第一任负责人的史实开始广泛传播。


  “很多人知道五大在武汉召开,但不一定知道中纪委的前身诞生在武汉。”对于鲁明来说,历史研究是为了强化记忆,将中央监察委员会的光荣历程传播给更多人,是他作为一名历史研究者的责任。他说:“了解中央监察委员会的历史,就会了解党杜绝腐败、维护队伍纯洁性的信心与决心是始终坚定不可动摇的。”


  为何在五大建监察机构


  党为什么选择在五大建立监察机构?鲁明认为,这是党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客观需要和必然产物。具体缘由要从当时的革命发展形势说起。


  根据史料显示, 1921年至1927年间,党员数量增长迅速,到五大召开前,全国已有党员57967名,远远高于四大时期的994名。在此过程中,发生了轻忽入党人员考察教育的情况,以至于使一些不良分子混进了党内。这样的人数量虽少,但影响极坏。另外,建党初期,党内民主还不十分健全,出现了独断专行、侵吞公款、化公为私的现象,也败坏了党在群众中的形象和威望。


  同时,在国共合作的背景下,革命环境异常复杂。一方面,我党的大量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时刻面临着权力、金钱的诱惑,一些意志薄弱者出现了腐化、动摇甚至是叛变的行为;另一方面,“四一二”“七一五”反革命政变发生后,白色恐怖气氛笼罩全国各地,出现了脱党、自首、投敌的现象。


    因此,1927年4月召开的五大便正式提出设立中央监察委员会。鲁明说,党的意图非常明确,就是要使党的内部从个人抵制腐败走向组织群体自发拒腐防变,用监察机构来确保党的先进性与纯洁性。


  为监察机构发展奠定基础


  “中国共产党反腐倡廉历程展”是五大会址纪念馆制作的一项专题展览,起首内容的题目是“反腐起步,监委诞生”。介绍文字这样写道:

     


  “中国共产党在幼年时期,就十分注重加强党的纪律和党内监督工作。中共五大第一次选举产生中央监察委员会,随后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第三次修正章程决案》,又对各级监察机构的设置、职权等作出规定,为党内监督机构的建立完善和反腐败工作的开展奠定了坚实基础。”短短数行字,概要地描述了中央监察委员会成立的背景、过程和意义。


  鲁明说:“虽然第一届中央监察委员会未能持续完成使命,但党设立中央监察委员会的决定以及相关纪律的制定,为后来党的监察机构的继承、发展、完善奠定了基础。第一届中央监察委员会的成立,开创了中国纪律检查工作的先河,是党的纪检工作的光辉起点和良好开端。”


他,是“中纪委”首任主席


  王荷波这个名字并不被大众所熟知,但在中国共产党纪律建设史上,他是绕不开的名字。1927年四五月间,王荷波在武汉参加中共五大,并当选第一届中央监察委员会的主席,也就是说他是“中纪委”首任主席。


  很多人不知道他的事迹


  3月25日,记者来到位于江苏省南京市浦口区的王荷波纪念馆,正巧碰上一队刚结束参观的参观者。其中一位参观者名叫王秀玲,她告诉记者:“我们是浦口区泰山街道的社区干部,今天街道组织下辖12个社区的党员干部来参观学习。”


 

      

  王秀玲是中浦社区的党委书记。她说,虽然自己一直在浦口区工作,但并不知道王荷波的事迹,“刚才看了展览才知道浦口走出了这样一位伟大的革命者。最令我震撼的是他的革命意志和人生态度。作为我们党最早的纪检监察干部,他那种严于律己的作风和对党的无限忠诚,确实值得今天的党员干部学习。”

      

  解说员徐女士透露,很多人对王荷波比较陌生,纪念馆建起来之后,对于扩大宣传王荷波的革命事迹起到了推动作用。她说:“附近的浦厂中学还有一个‘王荷波班’,学校用革命先烈的名字来命名一个班级,目的也是让孩子们把他铭记心间。”


  因清正廉洁而深受信赖


  纪念馆展品众多,其中一块展板上的文字令人印象深刻:“王荷波担任工会领导期间,白天做工,晚上组织工人活动,忙到深夜。他遵守章程,严于律己,办事公正,公私分明,账目清楚,从不乱花大伙的一文钱,深得工人们的信赖。”

      

  因此,在王荷波40岁生日的时候,工友们自发地为他做了一个红匾,上面题写四个大字——品重柱石,以此称赞他是品格高尚、可担大任之人。

      

  王荷波1882年出生在福建福州,20岁出头时到大连“东清铁道机车制造所”当学徒。1916年,王荷波离开大连来到南京的浦口,在当时的浦镇机厂当工人。1922年6月,经罗章龙介绍,王荷波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津浦铁路工会中的第一个工人党员。不久,他负责组建了南京地区第一个党小组——浦口党小组,并担任组长。

      

  在革命斗争中,王荷波因其沉稳老练、清正廉洁的作风而深受群众信赖,在工人队伍中享有很高威望。1927年初,王荷波按照党的指示到上海配合周恩来领导工人武装起义,两人结下深厚的革命友谊。其后,王荷波参加了中共五大,当选中央监察委员会主席。


  子女不能走和他相反的路

  

  王荷波纪念馆内陈列了许多他生前说过的话,如:

     

  “贪生怕死别当共产党,贪图享受也别当共产党!

      

  “请求党组织对我的子女加强革命教育,千万别走和我相反的道路!”



      

  这些话振聋发聩,令人想起以王荷波为主要角色的电影《忠诚与背叛》的结尾所描述的场景——面对敌人,王荷波凛然宣告:我们的事业并不会显赫一时,但将永远存在!

      

  根据史料记载,1927年10月18日夜,王荷波在北京与其他同志一起召开秘密会议,研究制定工人武装暴动计划,遭警察围堵后被捕。其后,王荷波因叛徒出卖暴露了身份。在狱中,他受尽酷刑,但始终坚贞不屈,充分表现出一个共产党员的崇高气节。

      

  王荷波牺牲后,由瞿秋白担任编委会主任的中共中央机关刊物《布尔塞维克》(1927年第11期)专门开辟 “我们的死者”专栏,首篇刊载的便是悼念王荷波等同志的文章。


完成这部“宏篇”策划的是4位……

历史3个多月,足迹遍布19个省市,完成此次重磅策划的竟然是4名女同志!辽报君不愿意说她们是“女汉子”,因为用她们的话说,“我们只是对这份工作激情多了些、责任多了些”。相较之下,辽报君更愿意夸赞她们为“高手”,她们是文字高手、学习高手、创意高手、编辑高手,她们是辽报君心中最美的人——

把机场的拖布借来,吃完盒饭打扫打扫。


大雨的深夜,在路边等车。



  飞机延迟到凌晨起飞,大家先对付一口盒饭吧!


  四位女记者和浦东干部学院最帅教授合影。


重温入党誓言。

走得真累呀,坐下来歇歇。


来源:新媒体中心倾力出品

新媒体编辑:杨东 张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