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被楼市挤压错失的10余年

来源:zjdqs2015    发布时间:2019-03-25 15:40:30


我国每年都有700多万大学生走出校园。他们在校园里笑得比武汉大学的樱花还灿烂,挤入人才交流会后才知道,校园外除了迷茫,还是迷茫。能选择的机会太少了,招聘会上虽然有很多岗位,但都是一些毫无前途、赚钱速度与倒闭速度同样神速的企业,企业能给的薪水还没有父母每月寄来的生活费多。

我一位朋友的儿子今年初中毕业,这个儿子对他说:爸爸我不上大学了,毕业就去读技校,网站上到处都在说,技校生比大学生好找工作,工资也高。这位奋力培养儿子的朋友给我讲此事时,一脸无奈的苦笑。每年有这么多大学生毕业,但大学生在中国确实无用武之地,这些人无法解决用工荒的问题。当然,如果这几百万受过高等教育的学子们,能跟发几个字的短信都吃力的民工打成一片,在生产流水线上淌着臭汗,一天工作12小时以上,饭碗绝对不难找,也有高一些的薪水。

如果肯做那些抱砖头、扛水泥的工作,干上几年当上了师傅,一天挣300元钱以上也是有的。公务员们不是说收入还不如农民工吗?其实公务员和大学生的想法是一样的,都认为那是低贱的工作。公务员这样叫嚷只是嘴上羡慕,他们是想让国家增加薪水。再说,很多大学生只想留在大城市里,不想加入厂址偏僻的企业。都想在大城市里找工作,就业竞争自然剧烈,都市里的老总们会很高兴——可以少开薪水,还可以挑三拣四。上《非你莫属》节目的公司都很大,也很体面,但老总们开给大学生的月薪不过3000元,这样的工资在 “北上广”,吃方便面也有问题。脸皮厚的老板可以将大学生们的薪水压到最低工资标准。

中国大学生们为何如此尴尬,问题的原因还得从我国的发展方式上找。正常发展的国家如果实现我国这样的高速增长,而且达到了中等收入以上水平,都是靠高端制造业和文化产业发展得来的,第三产业非常发达。中国依靠的是大工程、大投资,在全国各地到处都见得到令世人吃惊的超级工程。如此大规模的投资等于在搞大刺激,经济自然发展得快。而世界工厂的贡献,只是为大量的农村剩余劳力找到了过不上体面生活的饭碗,如此廉价的劳力相当于给世界人民卖苦力——不是说中国制造给世界人民省钱了吗?

我们的加工业水平虽然不高,但如果14亿人有相当的消费能力,中国的加工业就不会这么依赖出口了。国内消费能力强劲了,内需充足了,就会形成了良性的发展,第三产业在GDP中的比重自然会大幅提升。中国的投资不是直接由消费拉动的,而是搞发达国家都不敢想的巨大工程建设拉动的。而投资需要的钱是采取类似收费公路这样的方式榨取百姓而来的,这是一种没有工程投资就无法发展的吸血型增长方式。这就是百姓税负重、购买力低的原因。只会赚本国钞票的央企扮演着榨取百姓的重要角度。


中国百姓有消费,只不过是被控制着民生行业的央企逼迫着的消费。而国家赚来的钱,却被庞大的国家机器和腐败消耗掉了,因而教育、卫生、养老等民生投入严重不足,按所占GDP的比例计算,这些民生的政府投入还不如人均GDP远低于我们的印度。财富不断向权贵集中,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国家没有更多的钱提高百姓的社会保障水平,百姓有后顾之忧,有一点钱的人也不敢消费,钱更多一点的却把消费贡献给了国外,经济发展自然只能靠出口、靠投资。

而近10多年疯狂发展的房地产,又进一步扭曲了中国本来就畸形的经济。大量资金涌向房地产,制造业的提升和文化产业的发展,受到挤压。中国依赖投资发展的程度更深了。我国因房地产错失的这10几年,国家确保投资的军事科技倒是有了很大的进步,世界工厂却一直在低水平求生存,产业无法提升转型,经济增长方式丝毫没有改变。房地产可以拉动内需,但以房地产作为支柱产业的国家,都是不可持续的,都是大起大落、充满风险的。像我们这个低收入人群太庞大的国家,在房地产里搞投资、炒房的人会多一些,靠房地产发展的危险更大。这样的低水平发展,大学生们怎么可能找得到工作,再这样下去,大学不如改成技工学校。

对我们这个拥有14亿人口的市场来说,把这些人的消费激活起来,才是最好的发展方式。小国有生产能力也无法靠本国百姓的消费过上好日子,只能依赖出口这条路。像中国这样的大国,却有内外两条路可走。提高百姓的社会保障水平,让百姓无后顾之忧,他们自然就敢消费,这才是最好的选择。

可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又出台了救楼市的新政。政府对收入分配不公平的问题毫无办法,旧的发展模式没有改变的迹象。财政收入每年都有上万亿的增长,社会保障水平却不见有多少变化。养老政策算来算去,还不如把我们交的钱和企业交的钱发到工资里,国家就不用费心了。近10多年来快速增加的钱到哪里去了?用去搞再发展了,用去养政府了,这我不否认,但我们同时看到发展得越快,贫富差距拉得越开,这说明快速发展的又一个结果是,让财富向少数人快速集中。这样的畸形发展得到巨大好处的是少部分人。提高社会保障水平的速度不能与经济发展速度同步,我们不禁要问政府的努力为了谁?因此,我们期待央企的改革能改变旧的发展方式;我们不仅希望大力反腐,还希望精兵简政,这样才可能有更多的钱用于民生。社会保障水平提高了,分配不公的问题自然会得到缓解。“一带一路”的发展战略很好,但这也是基于打开外部市场的产物,不能只靠外需,内需之路也要有大战备。

否则中国只能保持这种低水平的世界工厂,“亚投行”也会变成名声好听的送钱银行。我们理解,已经畸形的经济不得不救楼市,因为中国的经济就像吸毒成瘾的人,一下子不能断毒,否则会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