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严经疏序浅释(4)

来源:jinfengya    发布时间:2019-05-14 20:13:38

啟明东庙,智满不异於初心。寄位南求,因圆不踰於毛孔。


啟明东庙:


啟明东庙在正文里会讲到,是善财童子到一个大庙里头,证果开智慧。


智满不异於初心:


智慧满了,不异於初心——由初发心便成正觉,很迅速地,所以和初发心时是一样的。这个智满了,也就是果满了——智慧的觉果圆满了。这是很快地,不像佛经过三大阿僧祇劫,才成佛,这段文都是说很快就得到果位。


善财童子拜了五十三个师父,一般中国人不懂佛法,就拿他来做譬喻,就是善财童子五十三参——参了五十三个师父,所以中国佛教有一种风气,就是参师。拜了一个师父不够,就拜两个,两个又不够,又拜了三个,乃至於一百个或者两百个。说拜的师父越多越好,实际上,这是佛教里的一个大错误。


不错,善财童子是五十三参,但他是奉师命而拜师的。他的师父下令说:「现在我把我的智慧、神通、道德,都教给你了,我再没有甚麼可教你了。若你还想学佛法,你就由这个地方向南去,经过多远的路程,那个地方有一位修道的善知识,他叫某某名字,你去拜他做师父。」


善财童子因為法忘躯——為求佛法,把自己的辛苦完全给忘了,於是又向南边去求佛法,经过很远的路程,然后见到善知识,受种种的困苦艰难,在那儿学习佛法,因為他很聪明,一学习,把这位善知识所明白的佛法,都学明白了。这位善知识就又给他介绍另外一位善知识,叫他去亲近另外一位善知识,学习佛法。


这样一个介绍一个,经过了五十三位善知识。当时这些善知识是不贪图供养,是不攀缘的,都是有道德、有神通,行菩萨道的善知识,他不在乎你供养不供养,只要有诚心求法,他就教你。这是经过五十三位善知识来教善财童子,最后他也证果。


现在在中国佛教的风俗,好叫人参师,说是参师越多越好。居士们也都莫名其妙,以為参一个师父,这就是佛法。因為参师把佛教搞出很多麻烦来,这叫背师——违背这师父,又偷偷地去拜另一个师父。在中国的佛教都是这样,一听那个法师最有名,这个法师一来,就要去参师了,偷偷去拜个师父;再听那一个法师最有名,他来了,又要去参师,皈依了。


所谓参师,就是再皈依一次。如果你相信佛的话,第一次已经皈依了,為甚麼还要皈依第二次,这不是自己欺骗自己吗?你若认為:「我第一次不懂得,不知道佛会不会来呢?我那时候也马马虎虎的,没甚麼诚心,所以那个仪式也很马虎的。」你要是认為第一次佛不来,第二次他已经看你对佛教不相信了,為甚麼他会再来?


中国人是不告诉师父,偷偷地再去拜个师父,这叫违背良师。拜个师父,他要是修行也还好,但是他也不修行,那个师父他拜了几天又够了,大概认為这个师父又旧了,再拜一个新师父。所以在这一生中,一句佛法也不懂,就只是拜了多少个师父,这一点也没有用。


好像在正月间来的那些中国居士,都是拜了一大堆师父。他说我拜八个,他说我拜九个,那个说我拜十多个,我比你更多,可惜就没有人拜到五十三个。為甚麼他们这样子拜呢?就说善财童子是五十三参,我们多参点师父是好的,就好像我们掉到水里,每个师父伸一双手,便把我们给拉起来了,十多个一点也不费力。这意思是他要是堕地狱,这十个师父,那一个有道德,就可以救他。你说这岂不是太狡猾了吗?太不老实,太滑头。甚麼叫滑头?就是头上抹了油,阎罗王也抓不住他,小鬼往他头上一抓,他头很滑,抓不住,这叫 滑头。所以修道要认识眞理,不要像愚夫愚妇,也不明白道理,各处去乱闯乱撞。


寄位南求:


就是说善财童子向南方去求名师,参访善知识。


因圆不踰於毛孔:


因圆果满


因也圆,果也满了。不踰於毛孔,不踰就是不超越,这也就是说它快的意思。


佛教里本来是好的,但是有一些不明白佛法的人,都做错了;做错了,自己还不知道,所以就变成不好了。


剖微尘之经卷,则念念果成。尽众生之愿门,则尘尘行满。


剖微尘之经卷:


剖是把它剖裂开,剖裂开甚麼呢?剖裂开微尘那麼多的经卷,这是一个讲法;也可以说是把一粒微尘里的经卷剖裂出来。微尘虽然最小,可是在微尘里边有法界,也有无量无边的经卷。


则念念果成:


你把微尘那麼多的经卷剖裂开了,则念念果成——念念都是成就佛果的。又有一个说法,把微尘数这麼多的《华严经》偈颂和品剖裂开,这一念都是成就佛果的法门,所以又说了下一句话。


尽众生之愿门:


众生无论发甚麼愿,你发了无量无边那麼多的门,可是它能穷尽众生发愿的行门。


则尘尘行满:


每一粒微尘,都是你修行菩萨道这种行力所成就的,这就是表示你这种行门,是修得无量无边。这种行门,要依照《华严经》来修,才能圆满,才能成功,所以这《华严经》是最微妙的一部经典。


眞可谓常恒之妙说,通方之洪规,称性之极谈,一乘之要轨也。


眞可谓常恒之妙说:


眞可谓,是清凉国师讚叹这部《华严经》,说这一部《华严经》,眞可谓常恒之妙说——这种法是常恒不变的,又是微妙不可思议的。


通方之洪规:


又可以说是通法,就是一般人都可以用的方法;洪规是大的规矩,所以叫通方之洪规。这种通方的洪规,不是一个地方可以用的,是徧一切处都可以用的,所以叫通方。通,任何地方都行得通,都用这种方法,所以才说是一个大的规矩。


称性之极谈:


甚麼叫称性呢?称性而说,就是说得和这个性是一样的,无二无别,称性就是从性分中流露出来。性,就是佛性,就是由佛的法身自性,所演说最高、最妙、最深的道理,这叫极谈——这种道理说到极点了。


一乘之要轨也:


这是最上的一乘,唯一佛乘,更无餘乘。要轨,要,是要紧;轨,是轨范,就好像火车的铁轨,这个是要轨。要轨就是人人应该从这条路上修行的一种轨范,所以这部经的道理是最要紧的。《华严经》这种大法是难遭难遇,不容易闻到的,这是龙树菩萨从龙宫里边把它背诵出来的,我们才能得闻。


寻斯玄旨,却览餘经,其犹杲日丽天,夺众景之耀须弥横海,落羣峯之高。


寻斯玄旨:


现在,清凉国师又擧出个例子来譬喻《华严经》,所以寻斯玄旨——你找到这部玄妙的经典,找到这种玄妙的宗旨。


却览餘经:


若你读过《华严经》生,再读或看其他的经典,就好像旭日初昇,把星星的光辉都夺去了。


其犹杲日丽天:


其犹,就好像;杲日,是太阳刚出来的时候。杲日丽天,就是旭日把星星的光明都照得没有了,所以才说夺众景之耀。


夺众景之耀:


众景就是明,景当「明」字讲,耀是光耀。就是说太阳光把其他星星、月亮的光明给夺去了。你看,晚间虽然很多的星星,很大的月亮,可是没有太阳这麼光明。《华严经》就好像太阳光,把星星、月亮的光明都给夺去、盖住、没有了。这就是说这部《华严经》的道理,把其他经典的道理都给说尽了,所以说此经是夺众景之耀。


须弥横海:


须弥山译為妙高山,妙高山在香水海的中央,好像在海里横著似的。


落羣峯之高:


所有其他的山,与须弥山比较,都低了,这就是须弥山把其他山峯都比低落了。而《华严经》在一切经典里边,也就好像须弥山王似的,比一切经典都高,这叫须弥横海,落羣峯之高。


是以菩萨搜祕於龙宫,大贤阐扬於东夏。顾惟正法之代,尚匿清辉。幸哉像季之时,偶斯玄化。况逢圣主,得在灵山,竭思幽宗,岂无庆跃。


是以菩萨搜祕於龙宫:


清凉大师的文章,眞是非常地好,每一句都是对著的。是以——因為前边的道理,所以菩萨——就是龙树菩萨,搜祕於龙宫,这种经典可以说是祕密不传之法,祕密教,人间没有的,在人间这法已经断了,所以这一位龙树菩萨才去搜祕。他到那儿去找这祕密法?不是人间,因他把人间的文字都读尽了,所以没有书可读了,他就走到龙宫去,因為他是证果的菩萨,有神通,走到海里,这水自然就给他开一条路,就这麼妙!一到龙宫,龙王见菩萨来了,也不敢管他,就随他到图书馆去看,他一看,就欢喜《华严经》。这《华严经》上部有很多卷,中部也有很多卷,下部是最少的,所以他就看下部经,看了一遍,都记得了。他说好了,他要走了,因為他要是把这一部经带出来,龙王不会愿意的。虽然他是菩萨,比龙王大得多,但是他也不能用势力来压迫龙王,所以他就用记忆力,念一念就记得了,於是此经就给带出到人间来。到了人间,他就默写出来,这叫是以菩萨搜祕於龙宫。


大贤阐扬於东夏:


大贤就指觉贤、喜学法师。《高僧传》里的觉贤法师、喜学法师,很多个都是翻译《华严经》的,所以说大贤阐扬。阐是阐明,扬是把它扬开。阐扬於东夏,东就是中国;夏,中国是华夏之邦,所以叫东夏。


顾惟正法之代:


顾惟


我这麼回顾,这麼想一想,回忆一下,这是清凉国师说的。回想一下,在正法时代——在佛住世的正法时代。


尚匿清辉:


尚且都要把它这种清净的光辉藏起来,就是把它收到龙宫里去。佛住世正法的时候,都要把它收到龙宫里去,你看!这有多要紧呢!要是不要紧的经典,為甚麼把它藏到龙宫里呢?


幸哉:


我眞是高兴,眞是幸运,特别的吉祥。


像季之时:


像,是像法时代;季,就是末法时代。季是末法的另一个名字,在中国分伯仲叔季,伯,大;仲,第二;叔,第三;季,第四。又叫孟仲叔季,「孟」就有一点第一的样子。现在这像季之时,就是像法和末法中的时代。因為清凉国师那时候,就是像法和末法交接的时代,像法之后,末法之前,这叫像季之时。


偶斯玄化:


偶斯,就是很偶然地,我没想就遇到这个人了,就叫偶然而遇,偶斯也就是偶遇。玄化,也就是《大方广佛华严经》的另外一个名字。


况逢圣主:


那时候,唐朝皇帝信仰佛法,皈依三宝,亲身请法师到宫里头,去给他讲经说法,所以说况逢圣主。


得在灵山:


这种经典,是由印度灵鷲山传来的。


竭思幽宗:


竭思,是穷尽思想。清凉国师说他竭尽他的思想了,把思想都穷尽了,来研究这幽玄的宗旨,这个不可思议的宗旨——幽宗。


岂无庆跃:


岂无,就是岂能没有庆跃。庆跃,是高兴得不得了,好像小鸟跃似的,那麼欢喜得跳跃起来。这岂无庆跃,是说清凉国师太高兴,遇到这部不可思议的经典,欢喜得跳起来。


题称《大方广佛华严经》者,即无尽修多罗之总名。<世主妙严品>第一者,即众篇义类之别目。


在前边所讲的那一段文,是「感庆逢遇」。感,就是感激;庆,就是庆倖,所以他说幸哉,偶斯玄化,这就是感庆逢遇。现在这一段文是第十个细目,就是「略释名题」略略地解释《大方广佛华严经》这个名字的题。这一部经,从一开始讲序文,分出十个细目:㈠标擧宗体。㈡别叹能詮——意思就是能显、詮显出来经的道理。㈢教主难思——佛是不可思议的。㈣说仪周普——所说的道理是最普徧的。㈤言该本末。㈥旨趣玄微


这种宗旨非常玄微奥妙。㈦成益顿超——这种利益是顿超的,成就顿超的利益。㈧结叹弘远


结是结束,叹是讚叹,讚叹这一部经弘大而远。㈨感庆逢遇。㈩略释名题。


上列是十种细的科目。现在这一段文,就是「略释名题」——略略地解释名目的题目。


题称《大方广佛华严经》者:


题,是题目;称,是名称,这个题目的名称叫《大方广佛华严经》者,者就是这部经。


即无尽修多罗之总名:


即当「就」字讲——就是,就是甚麼呢?就是无尽。无尽,就是没有穷尽,没有穷的甚麼呢?就是这部修多罗,修多罗,就是经的总名。因这个题目的名称叫做《大方广佛华严经》,而这七个字,包括所有的经典的名字和道理。因此这七个字要是详细讲是重重无尽的,没有法子讲得完,所以叫总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