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格局再次深度洗牌:上海老大地位不稳,天津大连遭遇重大打击

来源:newfortune    发布时间:2019-06-06 21:07:32


上海中国老大的地位要不稳了


作者:高望 

来源:凤凰网博报(ID:blogifeng)


我们今天来谈谈稍微轻松一点的话题,北京上海实力的消长。这个问题我是从苏锡常和南京十多年经济发展的对比中引申发现的。对比京沪两地GDP,更为直观,也更有说服力。


如果有人问,中国经济上最有实力的城市是在哪?我想90%以上的人会说是上海。很少人会想到北京。自清末一百多年以来,上海在中国的地位十分稳固,作为中国的经济中心,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相对上海,北京的头衔,更多提起的是政治、文化中心,甚至是消费中心,从来没有经济中心这个字眼。


然而事情正在起变化。请看下面这张图。




图表显示,在1978年北京gdp只占上海的不到40%,而到了2013年北京GDP占到了上海的90.2%,最新数据是2015年,占到了92%。只有90年代中前期以及2004年前后,上海的增速超过北京。按照这个速度发展,北京GDP将在六七年后超越上海,成为中国城市的第一。


这样的数据超越了很多人的想象。在一般人看来,北京既不是工业重镇,也不是金融交易中心,经济为何能赶超上海?


当然这个情况不仅仅局限在京沪,在很多地方的对比中,也发现有类似的趋势。简单来说,就是某些省份政治、经济中心有从分离到合一的趋势。举几个简单的例子,比如江苏、浙江、河北等等。这几年,省会城市南京、杭州、石家庄比非省会城市苏州、宁波、唐山要好。在数年前,完全是颠倒的情况。而本来政治经济中心合一的省份,省会的地位就更加突出。比如安徽的合肥、四川的成都。前者几年前吞并了附近的巢湖,后者刚刚吃掉了简阳,都成了省内不可撼动的巨无霸。另外又比如在经济陷入困境的山西以及东三省,不少地级城市都是负增长,而太原、沈阳、长春、哈尔滨虽然也面临不少困,却仍能稳步向前。


如果从更加深层次考虑这个问题,就会发现促使京沪实力消长的根本原因是中国经济的发展逻辑出现了变化。在工业化时代,是属于资本的时代。大进大出的三来一补贸易加工、临港型工业都会助推有地理优势的城市发展,比如长三角、珠三角这些地区,而外资也会选择这些优势地区进行广泛布局。在这个阶段,苏锡常发展比南京快,而宁波比杭州快。


不过,如今中国已经进入后工业化时代,最主要的表现是结构性产能过剩。引领未来经济发展一定是属于“轻经济”的信息经济和第三产业。正因为“轻经济”是轻的,在很大程度上它并不能“独立”存在。比如服务业不需要过分的地理优势,它的商业价值超过了有形商品。但从另一方面说,它更需要与权力相关的资源,比如人才、教育、行政等等相结合,比如现在大力推广的“双创”。而在这方面,北京的优势比上海强很多。各个省会也比下面的地级市好很多。而以往地级市的土地优势、某些矿产资源优势、劳动力优势、税收优势等等在后工业时代大大降低。而这些城市没有科技、人才、高等教育、信息文化产业等方面的优势,要想在“双创”方面发力基本上是徒劳的。


总的来说,中国经济未来将朝着由外向型向内生性方面发展,从更多依靠资本向更多依靠权力资源方向发展。拥有着强势权力的城市在下一轮的经济发展中将会更多地受益。




航运巨头整体南迁:天津大连遭到重大打击


作者:庞静涛

来源:邦地产(ID:Real-estate-Circle)


天津和大连这两座港口城市的命运本月遭到重大打击:中国远洋和中国海运两大央企航运巨头重组后,将业务总部撤出天津和大连,转向了上海和广州。这意味着,长江以北已经没有一级航运巨头!


央企航运巨头是港口经济的抓手,失去了抓手,北方港口城市前景堪忧,而中国航运业务重心整体南移这一历史性变化的出现,对上海、广州、深圳等城市则是巨大的利好。中国地域格局正经历一番深度洗牌,央企航运巨头南迁是耐人寻味的注脚。


对于一个港口城市而言,经济下滑、航运公司远走,是不是就意味着衰落已经袭来?


这个问题,正困扰着我国北方的这两个出海门户城市——天津和大连。


一、大咖撤离


近日,央企航运巨头中国远洋和中国海运整合落地,重组后的公司“中海运”却将集装箱、油运业务的总部落户到了上海,散货业务的总部落户到了广州。而在散货业务和油运业务上,相对具有优势的天津和大连,却错失了机会。


要知道,中国远洋下属企业中远散货业务大本营在天津,油运业务总部在大连,业务体系和港口设施无需重新搭建和建设。


更严重的是,中国航运业务最大的四家公司中国海运、中国远洋、招商局和中国外运在完成此轮央企重组之后,总部分别设在了上海和香港。长江以北已经没有一级航运巨头!




二、天津为何不再是巨头?


航运公司走了,意味着船走了,意味着需要服务的人走了,首要还是货物环节出了问题。


货物来源是对港口依托城市和其腹地经济特别是工业最直观的反映。而来自天津统计局数据显示,2009年1月-2016年5月,天津港口货物吞吐量和港口活跃度,整体处在低谷。



这影响可就大了,要知道航运早已不是这几条船、几个人的概念,海上航运中心至少具备两个条件:


一:货来了,有船能去目的地,这需要航线稠密的集装箱枢纽港、深水航道、集疏运网路等硬体设施;


二:能为船、船员、对外的贸易提供服务,港口依托的城市需拥有强大的金融、贸易、信息等软体功能。


可见,航运产业体系相当复杂,其中每一个业务都可以延伸成一个行业,而这背后涉及的就是就业和税收。


所以,港口货物吞吐量不再活跃,极大影响港口的经济。


同时,由于航运是资金密集性产业,它会影响一个城市的资金量,而资金量对城市的科技创新等产业的影响可谓立竿见影。


三、大连为何深受拖累?


大连曾是东北经济的佼佼者,大连港依托大连,辐射东北。如今的大连经济报告,满屏的下滑字样。


通过这张图,我们可以侧面看到大连,甚至是东北的经济状况。



(2010年和2015年大连经济数据对比)


6年,大连对外贸易几近停滞,一般贸易、加工贸易或高新技术品的进出口额均是权限下滑。


大连的低端工业成了经济的拖累,占GDP46.31%的工业,对经济增长贡献了10.6%。


港口对工业具有依赖性,但大连的工业仍过度依赖煤炭等传统重工业,高附加值的工业鲜有出现,仅有的几个仍处于上涨阶段的品类和高附加值、高科技相关性并不大。这就是大连经济一蹶不振的重要原因。






航运央企重组,上海、广州为什么赢了天津、大连?




作者:孙不熟

来源:城市战争(ID:sunbushu123)


一、央企搬家,上海、深圳可能是最大赢家


疏解北京非首都核心区功能、央企总部搬离北京并非只是口号。


重组之前,中国远洋的总部在北京,中国海运的总部在上海,重组后的新总部选址上海,证明上海在承接央企总部上的优势。北京无港,上海是中国最大的航运中心城市,承接中国最大的航运企业,也是对市场规律的一种顺应。


除了中国远洋,另一央企巨头——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据称也将把总部搬到深圳。深圳是中国电子信息产业最发达的城市,中国电子搬至深圳,也可以看成是对市场规律的一种顺应。


除了北京,上海与深圳也是全国性经济中心城市,在基础设施、融资渠道、政策优惠、人才储备、国际化水平都具备很大的优势,有理由相信这两个城市将央企搬家的最大赢家。


二、上海、广州为什么赢了天津、大连?


重组之前,中远散货业务大本营在天津,集装箱业务总部在上海,其油运业务总部在大连,特种船业务放在广州。对中海来说,注册总部与集装箱业务均在上海,散货业务则放在广州。所以重组之后,上海与广州是最大赢家,天津与大连则不免显得有些失落。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同为港口城市的天津与广州在竞标货运总部时竞争激烈。天津一直属于中远的“大本营”,具备大型干散货港口,码头设施齐全。此外,天津在用优惠条件招商引资的方面表现得十分积极,希望这些公司都能在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落脚”。


这也是天津一直更被看好的原因。但报道还透露,广州方面的策略更为积极,“他们仅仅告诉中远,广州会满足其他城市所提供的任何条件。”毫无疑问,在这一轮争夺央企总部方面,广州展现出以往罕见的那种势在必得的决心与执行力。


当然,也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天津滨海新区去年的爆炸事件可能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这次竞标,重组后的新总部可能对天津在公共安全上的管理水平存在些许质疑。


三、中国航运业务的重心正在南移?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航运业务基本被四家公司垄断,分别是中国远洋、中国海运、招商局、中国外运。前二者被整合到中远海运,总部放在上海,中国外运则被招商局整合,其总部在香港。


这意味着,整个长江以北已经没有航运业的一级公司。航运央企的业务不仅仅是船队,还有规模庞大的港口业务,例如,中远与招商局两大巨头基本上参股了国内所有港口城市的投资与运营。所以,航运央企的南迁,对南方港口城市的运营也是一个利好。


这可能传递出一个重要信号,那就是中国航运业务重心的整体南移。


过去十多年里,凭借能源工业与重工业的红火,北方港口城市的吞吐量强劲增长,但这两年情况发生了变化,北方城市普遍出现传统制造业下滑与产能过剩的困境,而南方城市的能源产业与传统制造业比重较低,轻工业与先进制造业的比重较高,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去产能、调结构的阵痛。


这可能也是航运央企业务南迁的一个重要考量。


END